5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一念逍遥:仙魔决 > 第九十一章 问话

第九十一章 问话

 热门推荐:
    “你那位师叔祖,初入鬼族的时候该也是那样想的吧?”妲己说,“可后来心性沉沦,最终做了幽冥大法师,叫自己陷入无穷恶业之中。问心之道防微杜渐……你如今已是大乘,该比我懂得更多。”

    “殷师叔祖已同魔道一刀两断了。这回不正是他告诉你鬼帝就是沉姜么?”李少微一皱眉,“他现在也不是鬼族的殷无念了,而是我清虚观的殷无念,前尘往事,请妖师不要再提。”

    他说了这话,又凝神去望远处的鬼阵。妲己沉默片刻才道:“你的杀心……因他而起,是不是?”

    “……妖师!”李少微猛地转脸看她。两人对视片刻,李少微叹了口气,“好吧。是。我只是不平。师叔祖他为正道做了这些事,自坏修行,最后落得什么下场?他说一句不与须弥山为敌,可如今天下也没有哪一方会真心接纳他了。我都不知道他现在是怎么样的处境……以他的孤高心性,绝不会避世隐居……唉,他告诉你鬼帝就是沉姜,可见还要插手玉虚城的事情的。可他为什么不来找我?有我帮忙,无论他想要做什么,都……”

    妲己低叹口气:“他该也是怕坏了你修行吧。有一句话说来不好听,可我只怕你是当局者迷你的那位师叔祖是个惊才绝艳的人物,他的图谋未必比沉姜、自在天更小,他想要做的事,和我们要做的事,未必在一条道上。比如这回,他要是又回了鬼族,又来找你,那时候你如何自处?你要真心疼你那位师叔祖,就该相信他这样做全是为了你好的。”

    李少微将眉一皱:“妖师这话是什么意思?未必比沉姜、自在天图谋更小?未必在一条道上?又回了鬼族?你是……知道些什么?”

    妲己稍稍一愣:“我也只是略做猜测。以殷无念的性情,能用的自然都会用,譬如说……”

    但她瞧见李少微目光炯炯,只得又道:“好吧。是刚才我的一个妖将来报据说前月殷无念曾入了玉虚城外的鬼族军阵之中,似乎在里面生出了什么变故,又同鬼族的鬼祖、圣女一道离去了。”

    “师叔祖绝不可能重回鬼族!”

    “你不要急。其实我也这么想。但怕只怕他本来是想再施浑水摸鱼的计谋,结果没料到那二位高人也在那边,一时不察被擒了。”

    李少微身形一动便要遁走,可妲己拦住他:“你往哪儿去?去找殷无念?可你知道他在哪里么?”

    李少微急道:“不找怎么知道在哪儿?!”

    “你把心静下,好好想想,咱们真不知道他在哪里么?”

    李少微皱眉叹气:“你不要叫我猜了,有话快说吧!”

    妲己微微一笑:“咱们先当殷无念是真的被鬼祖与圣女擒住了,依他的聪明头脑,必是有手段自保的。那你要找他,就得找到鬼祖所在。鬼祖在此处设下大阵,那位鬼祖就该是坐镇来的。但这些年来,鬼祖、圣女,常在灵界四处游荡,想来也不会喜欢城外阵中那种阴风凄凄的惨相,该是在附近某处新建一个巢穴。你要是林中猎手,要寻到猎物巢穴,该如何做?”

    李少微想了想:“尾随猎物去。好吧,妖师你要说,我还该待在这儿、依着原本定下的计策先潜入玉虚城中同那边的姜子牙汇合、再突围、而后等各族援军到来、最终令鬼族鬼祖觉得我方已占大势而不得不露面救场……然后跟着他找到他的巢穴,救出我师叔祖么?”

    “你是大乘,鬼祖、圣女更是数千年的大乘。不这样做,你还能怎么办呢?”

    李少微转脸又向远处看了一会儿,将眼一合:“好。但最迟后日我就要入城。要实在找不到悄悄潜入的法子,我就杀进鬼族军阵去……阻我者,形神俱灭!”

    ……

    一只丹顶白鹤自空中落下,正停在罗刹族铁扇公主身前。

    鹤又以长喙梳了梳左翅,便飘飘荡荡地落下一枚羽。铁扇伸手将这枚白羽接在掌中,又注入灵力,羽毛之上泛起微光,其上细小脉络纤毫毕现,竟慢慢织成一幅精细的纹路。铁扇将这纹路细细记下,只在原地不动,而在心中依照这纹路引导体内灵力游走。

    两息之后,眼前一花又一亮,发觉自己已身处一座白玉洞府之中,一个紫袍高冠的俊朗男修端坐宝座之上,笑吟吟地看着她:“我用这法子接引过许多人。聪明的,得琢磨上三五日。蠢笨的,足足花上月余。倒是你入手就看出关窍,真是难得。”

    铁扇往左右看了看,敛眉施礼,低声道:“鬼祖神荼在上,晚辈当不起。”

    神荼一笑,以手撑着脸,斜身看她:“这些日子你率领你族罗刹帮我护卫此处洞府有功,有什么当不起的?唤你来,是要问你一件事听说两百多年前,罗刹王曾将你送去寂幽海,打算婚配给殷无念?”

    铁扇沉默片刻,仍低声道:“尊上,我来此护卫是奉自在天诸位魔尊之命。可此事是我族中的事情,我不好说。”

    “你族中的事情?哈哈哈……”神荼大笑起来,“你罗刹一族是怎么来的,你该知道吧?”

    罗刹一族乃混血出身,之后又被抛弃,经历千辛万苦才慢慢在灵界站稳脚跟,有了眼下的局面,因而罗刹大多以此为耻,少有人提及。平时有人去同罗刹说这事,没一个落得好下场。此时虽是神荼提起这茬儿,铁扇仍忍不住一皱眉,冷声道:“我知道,尊上也该知道。明知故问,又是什么意思?”

    “不高兴了?”神荼戏谑地看她,“嗯乃是许久之前一位鬼族中人与一位妖族中人婚配,才有了你们的祖宗。要说起来,那位鬼修就是你们祖宗的祖宗如今我这位罗刹之祖都没觉得不高兴,你又有什么不高兴的?咱们也算是一家人,没什么话是不好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