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奥苏亚的战旌 > 0371:悬起的威胁

0371:悬起的威胁

 热门推荐:
    肯恩即将苏醒的时候,洛克萨妮出现了。

    她就坐在暖绒被褥旁边,盯着昏睡中的脸庞,仿佛已经在壁炉的光芒中呆了许久。

    洛克萨妮伸出手,放在肯恩面前。

    昏睡中的年轻人毫无反应,不设提防,可随着熟悉的魔法浸透眉心,想要侵蚀灵魂的时候……

    魔法突然中断。

    洛克萨妮的指间滴落血液,在即将触碰到肯恩脸颊时,她迅速地将血珠捏住并且收回了手。

    “窥探不到未来的人?”

    洛克萨妮嘴角带笑。

    她没有办法窥探肯恩的未来,证明席琳娜说的人,就是面前这个年轻的佣兵领袖。

    揭惘者组织希望借助肯恩的特性,用来对付料事如神的洛克萨妮,但席琳娜也担心肯恩会因此受伤甚至死亡。

    但出乎意料的是……

    洛克萨妮似乎并没有伤害肯恩的意思。

    她望着肯恩的脸许久,眼前的人,让她体会到一种很奇怪的情绪,很陌生,却又让她想起很久以前的记忆。

    房间里顿时变得阴森可怖。

    黑色礼帽缓缓取下,银色锡杖轻轻扣响地板,房间外的声音被全部隔绝,就连风都透不进来,也传不出去。

    “真让我好找。”婪桥微微鞠躬,望着她。

    “你想报仇?”

    洛克萨妮听得出来是瘦男人的声音。“难道你觉得……自由,就能跟我叫板吗?拜托,别蠢到令我心烦的程度好么。”

    婪桥没有被激怒。

    他被释放以后听闻了红枫高地的事情。

    作为“被诅咒的烘炉遗产”,战旌们肯定会想尽办法将其重新封印回去。

    所以他想要跟洛克萨妮达成合作。

    一起前往远古遗迹,争夺旧时代的秘密。

    “我会去的。”

    洛克萨妮头也没回,随后取出一根深蓝色的吊坠,虽然跟她脖子上窥探未来的法器很相似,却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她将东西挂在肯恩脖子上,又撩起头发,仔细端详这张脸颊上的细节。

    “你对年轻人感兴趣?”

    婪桥内心很清楚。

    即便洛克萨妮看起来还算年轻,实际年龄也绝对超过百年,光是随身携带的几件装饰品,都是需要实力和时间去收集的珍贵宝藏。

    她当然没有别的心思,毕竟她甚至都不确定是否懂得爱。

    “好东西真够多的。”

    婪桥站姿笔挺,露出狡黠的笑容。“就这样送给他么,也不怕招人觊觎……”

    洛克萨妮却是转过来,眼里平淡无波。

    “你是婪桥,世界上有比你宝藏多的人吗?”

    说罢,她让出位置。“你如果喜欢这根挂坠,可以尝试着带走。”

    洛克萨妮似乎在试探。

    婪桥摆摆头说道:“你的小伊凡跟我耍了个心眼。”

    瘦男人冲着床上的年轻人抬了抬下巴。“现在怜奈跟马哈鲁算是朋友,我没办法干涉啦……否则还真对他有点兴趣。”

    洛克萨妮顺着法袍站起来,将存在过的痕迹抹除。

    “他要醒了,我们走吧,娜娜估计都要等着急了。”

    “你指谁?”

    “呵呵,我的学生。”

    交谈声戛然而止,阳光暖暖的融化冰锥。

    冬屋外的盔甲碰撞和脚步,才突然闯进房间,床铺上的昏迷者浑身轻颤,眼皮也咪蒙地睁开。

    【战斗结束:声望2700,魅力提升,附魔技能解锁,魔力上限提升,领导力提升,战利品若干。】

    肯恩长吁一口气,捂住脑袋撑着坐起来,随着被子滑落,外面传来密集的脚步声。

    他向外看,直接了飙脏话。

    密密麻麻的军队,密不透风地将自己包围,风语者,秘术师,驯兽人,各种职业的佣兵和冒险家都能找到。

    奎玛和洛嘉率先推开门,朗兹却是最先撞进来的。

    “战……咳咳,老大,您醒啦。”

    “暂时是的。”

    肯恩身体很虚弱,并非是伤病,而是精神消耗过大,再加上昏迷好几天,短时间内无法解除脱力感。

    【系列任务:落幕的躯壳】

    【进度:完成】

    备注浮现出现。

    外面也传来密集的脚步声。

    朗明威和麦格都最先抵达,后续是几个魔法师,带着能够治疗精神损耗的秘药前来。

    肯恩看着房间里堆积如山的昂贵消耗品,羡慕得直摇头。“真够奢华的,诺林是有败不光的钱财对吗?你们是不是有矿啊……”

    “威利波尔矿场,还是塞拉德矿场?”朗明威问。

    肯恩眯起眼睛盯着他,很想知道……这个诺林骑士长什么时候学会了炫富。

    麦格笑得脑袋上的面具直晃。

    朗明威长叹一口气,对他说:“房间里的东西,简直微不足道,而且这不是诺林的军需,而是战利品。”

    卢弗死亡,劫掠者战败。

    遗留下来的财富能够建起一座富庶的城邦。

    肯恩这时才明白众人焦急的原因,只要自己没有死,怜奈没有发表意见,那谁处理这些东西,都不能够服众。

    【你走出房间,阳光晃瞎了你的眼睛,街道四周站满了等你出现的队伍。】

    肯恩出现的时候,光是惊叹声都显得吵闹。

    他移开手掌,映入眼帘的是黑色,跟自己被卢弗挂起来处刑的时候一样,每块瓷砖的缝隙都被站满。

    高矮胖瘦,种族繁杂,表情各异。

    “早……嗯,午安,先生女士们。”

    肯恩缓缓地从围观者面前经过,他用随和的眼神打量他们,并且在让出来的通道里加速行走。

    这条路直通偷渡码头。

    【战争痕迹被擦拭,瓷砖被铺好,道路在重新修建,巨兽摧毁的建筑也全都做好了框架。】

    帕洛图斯比冬季刚结束,猎季开启,哪个港口都不缺劳动力。

    战争提供了丰富的岗位,能够把周围部落村庄里的青壮年吸引到城市里来。

    肯恩悄不做声地和朗明威对上视线。

    【刀斧队被解散,掌权者们真正的眼线开始接管,他们悄然无声地恢复了城市的秩序和供需,却没有夺走你的荣誉和战利品。】

    肯恩离得很远,就看见偷渡码头被什么东西给围了起来。

    谁修建的城墙吗?

    当他走近的时候,才赫然发现。

    这几乎包围海岸线的东西,是密密麻麻的财宝箱以及散装的珍贵材料。

    “你谦虚了,朗明威。”

    饶是肯恩内心强大,也忍不住吞了口水。

    “这玩意养城邦可太浪费了,它们能供给一个国家的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