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被卧底包围了 > 第257章 苦酒:BOSS被卧底包围了!(二合一章节)

第257章 苦酒:BOSS被卧底包围了!(二合一章节)

 热门推荐:
    泡温泉不能太久,如果是泡40c以上的温泉,时间最好控制在15分钟以内。

    境白夜从男汤出来,身后跟着为帮他搓背也提前结束的安室透。他隔着智能绑带帮他搓了一遍,或许是因为之前和诸星大的冲突,他的表情依然恹恹的,十分失落。

    他们一起来到休息区,发现同行的另外三位女伴已经在坐在那里了。

    雪莉正好坐在面对入口处的沙发上,见到境白夜过来,立刻往旁边挪了挪给他让位置,还把一瓶桌上的瓶装牛奶递给他。

    “格雷,来,喝点牛奶补充水分。”

    听到她这样邀请,境白夜很自然地坐在她身边。

    休息区基本是单人或双人沙发,他们两个并排坐下后,安室透只能坐到库拉索那边。

    “谢谢。”境白夜接过牛奶,打开瓶盖咕嘟咕嘟喝了起来。

    在苏格兰到他身边后,他养成了每天一瓶牛奶的习惯,喝可乐的次数逐渐变少。十几分钟的温泉泡下来让他口干舌燥,一瓶常温的牛奶他很快就喝完了。

    雪莉在旁边看着他,见他放下牛奶瓶,把纸巾递给他擦嘴。在收回手时,她的手指在他脸上轻轻蹭了几下。

    盘起长发的库拉索撑着下巴打量他,这位朗姆心腹平时经常穿正装或礼物,这是境白夜第一次见到她穿浴衣。她长相和安室透一样都更像外国人,却非常合适日式浴衣,果然长得好看的人穿什么都会好看。

    “你身体感觉怎么样?”她的目光落在他的双腿上。

    境白夜很少穿浴衣平时为避免太多绷带暴露在外,他出门在外大多穿长袖长裤他松垮的浴衣下,露出两条缠满绷带的腿。

    “挺好的,我很健康,不用这么担心我。”

    在场其他四人用整齐的不赞同的眼神看着他。

    没多久,苏格兰和诸星大一起出来了。

    在看到诸星大头上的帽子后,雪莉面露嫌弃地移开目光,库拉索表情微妙,就连脾气最温柔的宫野明美,也露出了不赞同的目光:“诸星君,泡温泉最好不要戴着其他东西。”

    “……”

    诸星大没有说话,朝境白夜看来,一边的安室透同样朝他看来。

    “……?”

    接收到他们目光的境白夜,一脸迷惑地看回去。

    宫野明美在说诸星大,他们看他干嘛?

    ……

    一行人在休息区待到7点55分才返回各自的房间。

    境白夜喂了多拉一点零食,把它交给它最喜欢的诸星大照顾。他算时间差不多了,拿上手机抱起钱多多,打算按照邮件里的吩咐去找斯皮亚图斯。

    苏格兰坐在和室里,见他出来,一脸不放心地拦下他:“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我很快就回来。”

    斯皮亚图斯让他去三水吉右卫门的机械房屋玩玩,这本来没什么,偏偏动物园组织也可能去那里,一不小心就会成为有武力冲突的加班这是一次休假,境白夜希望他们三人能好好放松,就不让他们参与了。

    境白夜离开卯月间来到二楼,拿出上午斯皮亚图斯给他的第二张木牌门卡,站在叶月间门口。

    “是我。我可以进来吗?”他没有马上刷卡,先问了一声。

    “进来吧。”

    境白夜举起门卡,在门口的识别机器上刷了一下。门很轻地滴了一声,他拉开那道看似脆弱实则相当坚固的纸门,来到这家旅馆的vip贵宾室。

    惠比寿温泉旅馆的贵宾室有两间,一间是斯皮亚图斯待的叶月间,另一间是水无月间。

    一进门,境白夜就看到了坐在矮桌边喝茶的斯皮亚图斯。

    他同样没有穿西装,身上是那套旅馆提供的纯黑浴衣,见到他进来,他抬头对他笑了笑。

    “坐下吧。”

    境白夜关上门,左右打量一番。

    到底是vip贵宾室,价格比普通间贵了整整四倍不是没理由的,这里的布置看上去比下面的普通房间高级得多,就是有点不协调明明是和室,房间的墙上却挂着一副西方油画。

    他对艺术品没什么兴趣,盯着那副画多看了一会儿,隐约觉得有些眼熟,但叫不出名字。

    画像上的男人头发微卷,面容柔和,好像在慈悲地微笑,又好像只是冷眼看着外界发生的一切,他左手托着水晶球,右手无名指和尾指曲起,剩余三指指向上空……这似乎是宗教里一种象征祝福的手势。

    境白夜脱掉鞋,抱着钱多多走到桌边盘腿坐下。

    斯皮亚图斯很自然地从桌子中央拿起一个茶杯,亲手为他倒茶,没有一点上级对下级的威严。

    一只苏格兰折耳猫从斯皮亚图斯身后探出脑袋,身形娇小,灰色皮毛,一双蓝眼睛好奇地看着他。

    境白夜看到这样的配色,想起了自己第一世养的那只猫,在第一次见到它时他就有这样的感觉……可他只是摸了摸怀里的钱多多,没有随意靠上去。

    “让它们自己去一边玩,不用总抱着它。”斯皮亚图斯说。

    境白夜把钱多多放下。他比较了一下两只猫的体型,摸了摸钱多多的脑袋,嘱咐一句:“莫尼长得比较小巧,你不可以欺负它,要好好和它一起玩。”

    钱多多对他喵了一声,好像听懂了。

    斯皮亚图斯从袖口摸出个小球,往旁边随手一抛。球划出一个弧度,落在不远处的空榻榻米上,轱辘转动着碰到墙边。两只猫听到声响,立刻追着球跑过去。

    境白夜看到它们和平相处,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手指刚碰触到茶杯就感觉不对:“这是陶瓷?”

    摸起来和楼下的杯子不太一样,一楼用的是竹杯。

    “嗯,这是第五代菊右卫门的作品,之前有人送我的。”斯皮亚图斯随意扫了一眼茶杯。

    “……”

    境白夜并不认识菊右卫门,直觉告诉他这东西很贵,于是喝了一口后就双手捧着茶杯、小心翼翼地将它放下。

    “你一天都待在房间里?”他小声问道。

    “泡温泉时出去过。”斯皮亚图斯双手拢在袖子里,坐得笔挺,“半个小时前我就下去一次,听到男汤那边有人在争执,就没有进去。是你两个手下在里面吵架?”

    “…………”

    境白夜没想到斯皮亚图斯会正好撞到,顿时心虚起来。

    “你那几个手下相处一直这样?”斯皮亚图斯语气平静地问。

    “这个……”境白夜视线往旁边飘了一点:“偶尔这样,今天是意外……”

    虽然两个手下吵架很烦,可刚刚他们是因为关心他才闹了矛盾,他不想在斯皮亚图斯这个顶级上司面前直接说他们不好,影响未来他们加薪升职。

    “斯皮亚图斯……boss,您是怎么处理手下间的关系的?”他忍不住想取取经。

    “我上位时把所有会忤逆我的都处理掉了,剩下的全是会服从我的人。我对他们一直顺其自然,不会强求什么。”

    斯皮亚图斯补充一句:“不当着我的面闹起来就行。那些背着我闹的,只要没影响到利益,我会当不知道。”

    境白夜从贝尔摩德和赫雷斯那里听过斯皮亚图斯上位时的血腥,上辈子就在黑道组织待过的他,很理解这种手段的必要性。

    “可是我那几个手下……他们有点不一样。”

    苏格兰是他的临时监护成员,会关心他;安室透很黏他,总是担心他换掉他;诸星大看着冷漠,但也没违逆过他……

    “我很抱歉他们吵到了你,我代他们向你道歉,是我没管好他们。”身为两位当事人上司的境白夜,主动把锅背上。

    “的确不一样。”斯皮亚图斯忽然笑了一下。

    境白夜在美国和法国时,偶尔听到过一些胆大的成员yy组织的那位先生是个怎么样的人,比如脸上n道疤痕、一个眼神能让婴儿都停止哭泣等等、为点小事就要杀很多很多的人、从来不会笑等等……

    作为一个跨国犯罪组织的首领,斯皮亚图斯的确不会是多温和宽厚的人,不过也没有那些家伙想得那么可怕冷酷至少他挺爱笑的。

    “他们有矛盾是一件好事。如果他们三个联合起来,你会有不小的麻烦……你不用道歉,这不是你的错,我也不会怪他们。”

    境白夜松了口气,同时又在心里叹气。

    对面的斯皮亚图斯见到他表情郁闷,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从袖口掏出一张卷起的图纸,伸手递给他。

    境白夜接过,顺便打量一下斯皮亚图斯的袖口,好奇他在里面装了多少东西。

    “这是那个机械房屋的地图,标注了大致的机关位置。”斯皮亚图斯收回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明天晚上去吧。”

    “明天?”

    “赫雷斯传来的消息,明天晚上动物园的人会去那里。”

    境白夜知道赫雷斯是警察厅暴力团对策课的警察,这个部门顾名思义不止是合法的黑道,其他涉及严重暴力的小团伙或大型犯罪组织,这个部门都会接触到,包括原主出身的境组、害了黑羽盗一的动物园以及他们组织。

    其实有时他会为赫雷斯担心,身在这样一个经常和犯罪组织打交道的部门,他会不会哪天被警察厅派出去哪个犯罪组织收集情报……从三重卧底进化为四重卧底。

    “我知道了。”境白夜欣然接受假期中的加班,“那奖励……”

    “会有的。”斯皮亚图斯说,“等你完成任务回来,我再告诉你。”

    这时,他放在茶杯边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

    境白夜知道他有多忙,见他收到电话,想要起身告辞:“既然你有电话,那我先走……”

    “别急着走,这个或许和你有关。”斯皮亚图斯拿起手机,抬头看了他一眼,“坐下。”

    “……”境白夜闻言重新坐下。

    他知道组织里的规矩,哪怕说了和自己有关,他依然决定放空大脑、不让自己去偷听斯皮亚图斯在说什么。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没这个必要,因为斯皮亚图斯接起电话后,总共就说了两句话“你确定?”和“我知道了”。

    见斯皮亚图斯花了10秒就解决一通电话,境白夜奇怪道:“和我有关吗?”

    “和你的手下有关。”斯皮亚图斯用那双绯红色的眼睛注视着他,“曼哈顿……就是前不久加入组织的凯文·吉野,他发现了日本公安卧底的家人。”

    “……”

    境白夜不奇怪凯文·吉野那么快得到代号,这人好歹是美国海军陆战队退伍下来的二等中士,战斗力不会弱,他关注的点在于……

    “日本公安……卧底?”

    他低声重复出斯皮亚图斯说的话,心里某块地方狠狠揪起。

    安室透从长相上可以暂时排除,难道……难道诸星大和苏格兰其中的一个是……

    “是日本威士忌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在去年被赫雷斯和琴酒揪出的日本公安卧底曼哈顿发现了他的儿子。”

    斯皮亚图斯定定地看着他:“你以为我在说谁?”

    境白夜松了口气,嘴上解释道:“因为你说和我手下有关,我下意识就……但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日本威士忌的儿子已经考入警校,会在半年后毕业。他想子承父业,潜入组织为父亲报仇。”斯皮亚图斯声音缓慢而清晰,“让你两个手下中的一人,在他从警校毕业的当天,杀了他吧。”

    “就当做是一场代号考核。”他语气温柔地补充。

    境白夜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苏格兰已经有了代号,安室透害怕死人,那就只剩一个诸星大。

    希望这位和气质和琴酒相似的手下可以下得去手,他这三个手下里,至少得有一个能陪他去执行杀人任务的搭档。

    不过话说回来……

    “组织的卧底真的好多?”

    cia卧底酸麦威士忌和伊森·本堂、不知名的fbi卧底、来自动物园组织的xyz鸡尾酒、日本公安卧底日本威士忌、以及……法国dgse卧底,潘诺。

    境白夜数了数:“光我知道的就六个了。”

    “不止。”斯皮亚图斯放下手机,像是提起一件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cia和fbi已经派出新的卧底潜入组织,mi6、csis和bnd各有一个,日本公安到底是本土机构,卧底最多,除了新进来的两个,还打算派出第三个。”

    “…………”

    境白夜呆呆地听着,他的第一反应不是琴酒这些年到底有没有好好工作,而是……

    “boss,您这是……被卧底包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