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用闲书成圣人 > 第196章 吾乃常山赵子龙

第196章 吾乃常山赵子龙

 热门推荐:
    渊州,是北域最西的一州。

    飘扬了三天的大雪终于停了,整个逐蛮塞都披上了一层厚厚的冬装。雪地倒映着月光,就像一块美玉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与营账内的兵戈寒光交相呼应。

    或许只有亲眼看到了这样的景象,当年的卢大儒才能写下“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的名句。

    “砰!”瓷碗摔碎的声音打破了营地的平静,一个魁梧的壮汉抓住伙房营的士兵,怒斥道:“弱米!怎么又是弱米!我等壮威之士,吃弱米怎么够?是不是你们克扣了军粮!”

    这话是用质问的说法,但是却带着笃定的语气。

    弱米,是寻常人家日常使用的主粮,也是最普通的粮食,基本上只能满足填饱肚子的需求,并没有滋养正气或补血养身的特殊效果。

    “你,你胡说!”那伙房士兵虽然身材并不高大,但也是一名爱惜名节的儒生,听到这样的指控,满脸通红,急着说道,“上一批送来的军粮就只有弱米!便是种游击和你们吃的也是一样!不行你可以去查证!”

    种游击是逐蛮塞的最高军官,据说还是大儒之后,那魁梧军士微微一滞,松开抓住对方衣领的手,心中不满,说道:“我等壮威之士,每战都是死战,怎的还不能吃一些好的了?”

    那伙房士兵拱了拱手:“在下一个小小伙夫,回答不了阁下这个问题。不过听闻中品军粮和上品军粮都被临时调拨到其他地方去了,或许下一批新军粮送来时,诸位就不用再吃这弱米了。”

    听到这伙夫的话,其他军士也都轻叹了一口气,重新排好队伍,领取属于各自的饭食,一时间营账内充斥着一股压抑的气氛。

    种齐放站在中军账外,他身为夫子,自然看到了远处的争执。治军严谨的他组织了亲兵要前去干预的行动,面色复杂地看着他们的争吵,轻轻呼出一团白雾,转身走进了军帐中。

    军帐里,亲兵替他打来的饭食已经摆放在了案桌上。

    小伙夫说的没错,就连他,吃的也是弱米。

    种齐放看着面前的弱米饭,吃了两口,又放了下来。

    那名士官说的对,他们是壮威之士,怎么可以吃弱米?

    不是要搞特殊,而是壮威之士每强大一分,战局的胜算就能多出一分。

    壮威之士,是搏杀儒中的一种。

    他们自幼打熬身体,将诗词力量融入身体之中,获得强大的防御力和冲击力。

    他们,是足以和蛮族正面对冲的儒门军伍。

    与“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的刺客流搏杀儒不同,他们的作用就是冲进蛮族的阵营中,拖慢他们行进的脚步,给后方的儒门山海人施展儒门术法争取时间。

    冲锋在前,陷阵其中,是为壮威。

    儒门尊为士者。

    但是培养一名壮威之士,耗费往往是培养其他儒生的数倍乃至十数倍,譬如这军粮,历来最低都是中品军粮,能够滋补正气,提升身体强度。所以连吃了半月低品的弱米,难怪士兵有所不满。

    种齐放揉了揉眉头,他是种家的后人,自然要知道更多的一些内幕,譬如这军粮的问题。

    那小伙夫说的没错,原本划拨给逐蛮塞的军粮的确是三成上品,五成中品,二成下品,但是就在不久前,被临时改换了。

    不仅仅是逐蛮塞,几乎整个北域,后勤供给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逐蛮塞因为地处渊州,并不是蛮族正面主攻的方向,所以军粮被完全替换成了下品。而据种齐放所知,哪怕是莽州和肃州的正面战场,搏杀之儒的军粮供给也有所调整,调低了中高品军粮的比例,而增加了下品军粮的供给。

    而原因,就是因为远在中京,最近几个月声名鹊起的万安伯陈洛!

    自从武道开辟,武夫得以修行,军方发现那些从未吃过中上品军粮的普通人在接触到中上品军粮后,血气沸腾,身体强度提升极快。

    虽然不能和壮威之士相比,但是胜在人多啊!

    每年真正在战场上奔走的壮威之士不过七八万人,而且一战下来,还能活着的不超过一万人,其中依旧能再上战场的,不超过三千人。

    而培养一名壮威之士的耗费,足够三名普通儒生的消耗,又或者一支三百人的武者队伍。

    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此外,《三国演义》的问世,也在短时间内改变了战局。家族来信说,折家那个小屁孩居然召唤出战阵英灵关羽,按家中那位大儒的分析,随着时间的普及,战阵英灵将成为冲阵的主要方式。只要凝聚战阵英灵的军伍足够多,就能形成源源不断的冲阵之势。

    或许百年后,壮威之士将不再有存在的必要了。

    对于这个判断,种齐放有些茫然。

    他从七岁起,就立志成为一名壮威之士,在他心中,壮死于蛮军阵中,方为真君子。

    可是,这才几个月,连一个冬天都没有过完,壮威之士仿佛就被抛弃了。

    家族中的后辈,据说都已经停下了壮威之士的培养,而是改修正经诗词经义之道,甚至还有人直接去修了武道。

    可是对于种齐放来说,那些壮威诗词已经渗透进了他的每一寸肌肤。

    或许,他将成为壮威之士最后的绝唱!

    想到这里,种齐放心中没来由地一揪,从小到大,从未湿润的眼眶也有些模糊。

    壮威不死,只是凋零。

    长吐了一口气,他拿起了最新的《大玄民报》。

    对于陈洛,种齐放心中满是敬重。

    壮威之士的末路,却是人族的兴盛之始。

    只是可惜,他最喜爱的“陷阵营”随着吕布覆灭,并没有太多的笔墨,

    或许在万安伯心中,这样的军伍,确实不能久存吧……

    ……

    中京城,北风楼。

    所有人屏息凝神,听着南苑风的讲述。

    “妾得见将军,阿斗有命矣……”

    “将军可护持此子,教他得见父面,妾死无恨!”

    “云曰:‘不必多言,请夫人上马。云自步行死战,保夫人透出重围!’”

    ……

    “赵云见夫人已死,恐曹军盗尸,便将土墙推倒,掩盖枯井。”

    “解开勒甲绦,放下掩心镜,将阿斗抱护在怀,绰枪上马。”

    ……

    “却说曹操在景山顶上,望见一将,所到之处,威不可当,急问左右是谁。曹洪飞马下山,大叫曰:军中战将可留姓名?”

    “云应声曰:‘吾乃常山赵子龙也!’”

    ……

    “这一场杀,赵云怀抱后主,直透重围,砍倒大旗两面,夺槊三条;前后枪刺剑砍,杀死曹营名将五十余名。”

    “有诗赞曰:”

    “血染征袍透甲红,”

    “当阳谁敢与争锋。”

    “古来冲阵扶危主,”

    “只有常山赵子龙!”

    “好!”南苑息将这赞诗念完,台下听客瞬间点亮“叫好”天赋,拍案而喊!

    ……

    “古来冲阵扶危主,只有常山赵子龙!”

    种齐放握着手中的《大玄民报》,那一双断铁破刚的手微微颤抖,浑身热血沸腾。

    “壮威之士!”

    “此乃壮威之无双国士!”

    种齐放心中激荡不已,他仿佛看到一位银甲白马的将军,面对浩荡敌军,毅然而然冲阵而去。

    匹马单枪敢独行,

    摧锋破敌任纵横。

    皆称飞虎一身胆,

    不负英雄万古名。

    种齐放深吸了一口气,一种奇特的神韵在他身上升腾而起,他的脑中响起一道长啸之音

    “吾乃常山赵子龙也!”

    ……

    陈洛放下手中笔。

    从未来海出来后,为了早日将“汉”的家国天下完成,他也勤快了起来,打算加快一点《三国演义》的进展。

    只是新章回刚写到一半,那三国庙堂突然震动了一下。

    陈洛微微凝神,进入了三国庙堂。

    只见在那关羽横刀立马的雕像不远处,一团白色的气体凝聚。

    片刻之后,白色气团消散,一尊银枪白马的将军雕像浮现。

    只见这将军右手持枪,腰间挎剑,怀中抱揽住一个婴儿,眼神凌厉,策马狂奔。

    新的战阵英灵!

    赵云!

    ……

    与此同时,卢桐匆匆忙忙地赶到了三溪庄。

    一下马车,早已在此等待的管事连忙上前:“卢管家……”

    卢桐面色焦急:“好端端的孩子怎么不见了?报官了吗?”

    那管事犹豫道:“报官了,报官了。”

    卢桐一脸愤怒:“不是有庄丁看护吗?负责的庄丁呢?”

    管事叹了一口气,推开门:“卢管家,你看……”

    卢桐往屋内一看,脚步一顿。

    庭院中,一个庄丁躺在木板上。

    那赫然是一具尸体!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章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