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 第1章 第 1 章

第1章 第 1 章

 热门推荐:
    朝闻夕死:【师尊的腿到底什么时候能好?好想知道啊】

    朝闻夕死:【可惜……再也没机会看到了】

    闻朝双手颤抖着发出书评,好像举着手机打字已经耗尽了他最后的力气,意识渐渐变得模糊,周围的景象暗了下去,有种微妙的不真实感。

    这是一部修仙小说《忘仙》的书评区,这部小说他追了一年半,如今还没完结他评论里的“师尊”就是小说主角晏临,也即“青崖仙尊”,是个清冷美人,仙风道骨,天资卓绝,以其颜值和魅力吸引了一大票追捧他的读者,闻朝就是其中之一。

    可惜的是,师尊虽天资绝艳,却病骨沉疴,更因为大徒弟闻风鸣的入魔而身受重伤,被魔火灼伤双腿经脉,站不起来了。

    虽然作者承诺师尊的腿一定会好,可小说第五十章的时候他腿便断了,现在写到五百章,还是没有任何好起来的迹象。

    于是,每天追更看看师尊的腿好没好,成了这一年半以来支撑闻朝活下去的最大的信念,也是枯燥病房里唯一的乐趣。

    但是今天,他终于坚持不下去了。

    因为全身多器官感染衰竭,医生也无力回天。

    闻朝用力眨了眨眼,撑着最后一口气,将账户里仅剩的两千块钱全部打赏给了《忘仙》。

    这部小说的评论区一直很活跃,很快就有其他读者发现了他那两条“奇怪”的书评,并在底下跟评:

    【土豪你怎么了?要弃文了吗?】

    【怎么突然打赏这么多钱,没出什么事吧?】

    【你还好吗?】

    然而闻朝已经没力气回复了,他闭上眼,手机从掌心滑落,顺着病床边缘掉在地上,屏幕如同蛛网一般碎裂开来。

    心电监护仪发出刺耳的尖叫。

    闻朝患有一种罕见的免疫缺陷疾病,身体的免疫系统形同虚设,对任何病菌都没有抵御能力,要想活着只能住在无菌仓里,而他的亲生父母没钱给他治病,他一出生就将他遗弃了。

    后来他被福利机构收留,得到了社会募捐,通过骨髓移植保住一条命,也算顺利长大,大学毕业后找了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算是事业有成。

    然而好景不长。

    或许是因为工作太拼命,一年半以前,免疫缺陷症毫无征兆地卷土重来这一次,再也没人能救他了。

    在医院耗了这么久,他的存款已经用得七七八八,最后的一笔在半个月前被他捐给了当初扶养他长大的福利院,仅剩的两千块医药费看来是花不完了,索性全部打赏给《忘仙》。

    每每看到作者描述,师尊因为腿伤不良于行,彻夜疼痛难忍,边咳血边目不转睛地眺望远处群山,他便好像……看到了自己。

    住院的这段时间,他像只困在笼子里的鸟,没有一天不想飞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一直站在旁边的护士红了眼眶,她夺门而出:“医生,医生!”

    已经碎裂的手机屏幕上,还有一条没能打完,也没能发出去的评论:【我已无药可医,只希望师尊……】

    希望师尊……能好起来。

    嘈杂声里,闻朝觉得自己大概是死了,他仿佛处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身体很轻,像一片羽毛。

    还是好不甘心。

    他明明还没活够。

    还没看到师尊的腿到底好没好。

    如果能重来一世,他只求有一副健康的身体。

    忽然,他耳边似有一道声音响起:“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吗?”

    闻朝下意识回答:想。

    “想要健康的身体吗?”

    想。

    “即便是充满恶意的世界,即便成为十恶不赦的魔尊,即便亲手害师尊废了双腿,也无所谓吗?”

    ……什么?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声音又说:“那便去吧。”

    闻朝:???

    等等,他还没有答应啊!

    可惜他已经没机会拒绝了,他只感到一阵剧烈的失重,紧接着是呼啸而过的风声。

    这风太冷,像是从万年不化的雪山上吹来的,直往人骨子里扎。

    闻朝被冻得一个哆嗦,陡然清醒了过来。

    四周一片漆黑,应当是晚上,他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便有一声压抑克制的咳嗽,低低地传入他耳中。

    紧接着,是扑面而来的血腥味。

    闻朝眉头一皱,没太搞清楚现在的状况,等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他终于看清了面前的景象。

    离他十步之遥的地方,一个人跌坐在地,白衣染血,青丝散乱,可即便这样,也掩不去他身上清冷出尘的气质。

    闻朝心头重重地一跳毫无缘由的,他竟然觉得这个人像小说《忘仙》中的主角晏临。

    随即他又自嘲一笑,心道自己都死了,居然还在惦记着师尊,现在这是什么,幻觉吗?

    也怪真实的。

    然而下一刻,那人突然动了,他吃力地撑住手边一盏石灯,想站起来,却没能成功。

    他似乎正极力克制着某种痛苦,连手都在抖,他低低地喘息了几下,抬起头,冲闻朝所在的方向看来,眼中那一点微光在黑暗中分外灼人,薄唇颤动,低声道:“孽徒……过来。”

    闻朝一怔。

    这是……在叫他吗?

    他下意识地伸出了手,好像想拉对方一把,却看到了自己满手鲜血。

    这么多血……

    还有这黑衣,这袖口上的金线……

    闻朝头皮一炸这不是幻觉?

    那人唤他“孽徒”,莫非他真是晏临?自己这身打扮,不正是师尊那个入魔的大弟子,也就是日后的魔尊闻风鸣吗?

    这里竟是……小说《忘仙》的书中世界?

    他死了,然后穿书了?

    闻朝倒抽一口气,一时有些精神恍惚,看来那声音并没有骗他,他当真穿成了十恶不赦的魔尊,亲手伤了他的师尊晏临。

    这……

    还真是……

    太好了!

    如果他没记错,现在的剧情是他刚刚入魔的那个晚上,他重伤师尊之后想要逃走,却遭到了小师弟的阻拦,他将小师弟一掌拍开,中途又打伤了其他弟子,最终在逃出山门时,掏出了镇派大妖的内丹。

    目前的状况,他刚刚完成了第一步。

    来得及,一切都还来得及!

    那个声音未免也太小看他了,只要能活下去,他什么都愿意做!

    穿成魔尊又如何,世界对他充满恶意又如何,他能死得这般痛苦,已经是世界对他最大的恶意,还有什么能比这更甚?

    更何况……这里还有他的师尊。

    那个支撑他在病房里苦苦坚持了一年半的师尊。

    看书的时候,他曾无数次在脑海中描摹他的样子,却觉得眉眼依旧模糊。而今天,他居然亲眼……见到了他。

    还想看得再清楚一点……

    闻朝这么想着,身体已经快过了脑子,他快步上前:“师尊!”

    然而就在这时,丹田处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撕痛,几乎要将他整个人撕成两半,他顿时眼前发黑,膝盖一软,不受控制地向前扑倒。

    随即他跌进了一个并不算温暖的怀抱,甚至带着浓郁的血腥味。他艰难地睁开眼,看到晏临的脸近在咫尺,苍白的唇边染着一抹鲜红的血。

    晏临清冷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把手给我。”

    ……手?

    闻朝低头,将自己的双手覆在对方双手之上。

    师尊的手很凉,手指修长、有力,掌丘和指腹处覆着一层薄茧,是常年握剑所致。

    闻朝正盯着这双手发呆,忽觉对方紧紧地扣住了自己的十指,紧接着,一股灵气向他灌来这灵气有如高山新雪,强硬地冲进了他的经脉。

    晏临闭上眼,语气平和,像在悉心教导一个不听话的学生:“守住灵台清明,莫要让浊念污了神智。”

    师尊的灵气实在太冷,比雪山之上的朔风还凉上几分,闻朝几乎要被冻僵了。灵气直冲丹田,将原本淤积在那里的撕痛感抹平,他浑身都浮起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畅。

    闻朝徐徐吐出一口气,正要冲对方道谢,晏临却先一步收回手,攥拳掩在唇边,没命地咳嗽了起来。

    闻朝吓了一跳:“师尊!”

    晏临仿佛要将肺都咳出来,闻朝看到他嘴角愈加鲜艳的血迹,以及大腿上深可见骨的伤口,只感觉五脏六腑都难受得揪成一团。

    这么重的伤,即便是修仙者也受不了吧?

    闻朝站起身,将晏临从地上扶起,后者却好像难以站稳,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他身上。

    两人之间的距离有些太近了,近到能感受到师尊略显凌乱的呼吸,他声音很低,只有彼此能够听见:“上山,去日月泉。”

    闻朝:“好。”

    日月泉在这座山的山顶,是师尊疗伤修炼的地方。

    他扶着晏临,踏着落满积雪的石阶往山上走,可天色太暗,看不清路,没走两步便踉跄了一下。

    他艰难地稳住脚步,咬牙支撑着身形,余光扫到晏临似乎往自己这边看了一眼,随即抬手,在路边的石灯上轻轻一拍。

    只听“噗”“噗”几声,以两人为中心,通往山上和山下的石灯接连亮起,成为长夜中唯一的光源,笔直向前,一直隐入不见尽头的黑暗里。

    雪山巍峨,三千三百阶“通天梯”直入云霄,便是书中对于“扶云派”的描写。

    闻朝回过头,只见被白雪覆盖的青石阶上满是暗红的血。

    这些血……都是师尊的……

    晏临压在他肩头的手略微一紧:“别看了,走吧。”

    闻朝用力扣住他的手腕,狠狠一闭眼,压下满心酸涩:“师尊的腿……弟子一定会……为你治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