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 第21章 第 21 章

第21章 第 21 章

 热门推荐:
    身体往往比语言更诚实,清晰的“呼噜呼噜”完全出卖了这只大猫,他金色的眸子舒服地眯起,眼角眉梢全都写满了“再挠挠”。

    可惜闻朝浑身发软,实在没力气把胳膊抬那么久:“所以,你到底是谁啊?”

    “……你居然不知道本大爷是谁?”孟在渊一秒翻脸,“我可是因为你才变回幼兽形态的,你居然就把我给忘了?!”

    “嗯?”闻朝眨眨眼,凝视着他金色的眸子,“幼兽……你难道是之前咬坏我药田那只小妖吗?”

    “你只记得我咬坏了你药田吗?我可是为了你……为了镇压你的魔气才妖力耗尽的!”

    镇压魔气?

    妖力耗尽?

    闻朝迟钝的脑子重新清明起来,他血色已退的眼睛微微地睁大了:“你难道是……镇派灵兽?”

    孟在渊疯狂点头。

    “可你不是……失踪了吗?”

    “本大爷才没失踪,”孟在渊双手环胸,“你们这些凡人见识浅薄,我换个样子你们就不认识我了,我可是妖界少主,未来的妖王,怎么可能背信弃义,私自逃掉呢。”

    晏临:[别废话了,快点带我们离开这里。]

    孟在渊:[我自然会带风鸣离开,但是,你不行。]

    白蛇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顺着领口钻进闻朝怀里。

    孟在渊:“……”

    这道貌岸然的家伙!

    要不是打不过他!

    孟在渊愤怒地别开眼,周身金光大盛,身形迅速拉高抽长,化作庞大的巨兽,瞬间撑满了整个洞穴。

    他伸出爪子,把闻朝扒拉到自己翅膀底下,用比之前更为低沉的声音说:“离我近一点。”

    随即他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吼,身形再次暴长,用妖兽坚实的躯体硬生生撑爆了洞穴,一头将整座山丘撞毁了一半。原本用来扑杀猎物的锋利爪尖近乎轻柔地勾住闻朝的衣服,巨大的羽翼舒展开来,卷携着碎石和风暴,带着他冲了出去。

    闻朝被他护在羽翼之下,连一片碎石也没有刮到他身上,遮天蔽日的巨兽将他轻轻放在山头,闻朝抬起头,只见深紫色的苍穹之上星辉点点居然是晚上了。

    他们已经在山洞中度过了整整一个白天。

    身形庞大的巨兽伏在他身侧,金色的眼眸在夜色下格外明亮,大妖低下脑袋,似乎在求他抚摸。

    但以他现在的体型,闻朝只能拍拍他一根爪子,仰得脖子都酸了:“里面,还有人。”

    大妖从鼻孔里喷出一声不屑,随便拿爪子一扒拉,山丘又少了一块,一干弟子们像被刨开洞穴的白蚁似的,稀里哗啦地滚了出来。

    青梧依然身不染尘,飘到闻朝身边,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确认他没有缺胳膊少腿,也没因为一只兔子而失身,这才松口气:“还好还好,大千世界免于一场劫难。”

    闻朝没听懂,头顶缓缓地冒出一个问号。

    但这并不是他想关心的重点,他重新将目光转向身边那头大妖:“所以,你现在妖力恢复了吗?”

    为了方便跟他说话,孟在渊把妖型收小了一点:“还没完全恢复,暂时维持这个形态是够了,你的那些丹药实在不够我嗑。”

    他说完这话,闻朝不禁皱起眉头:“什么丹药?你该不会是想说……我储物空间里那些丹药,全是被你吃光的吧!”

    孟在渊居然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是啊,你害本大爷妖力耗尽,本大爷吃你一点丹药恢复力量,这不是理所应当吗?”

    “你……”闻朝哑口无言,他深吸一口气,“我是说,那些丹药作用各不相同,有些药性相斥,你一股脑全吃了,不怕中毒吗?”

    孟在渊一甩脑袋:“没关系,本大爷皮糙肉厚,才不像你们凡人那么娇气。”

    闻朝肩头的白蛇冷漠地吐着信子他徒弟储物戒里那些丹药……应该都是自己送的吧。

    记住了……孟在渊。

    通体漆黑的大猫突然打了个喷嚏。

    他现在这个体型,打出来的喷嚏直接吹歪了山脊上的几棵树,紧接着,闻朝明显感到地面抖动起来。

    孟在渊金色的眼瞳中浮现出茫然:“妖界的山,已经禁不起我一个喷嚏了吗?”

    整座山丘剧烈抖动,闻朝一个没站稳,整个人陷进了大猫柔软的毛里,他挣扎着坐起,便听得一声悠长的叹息从风中传来,像是唤醒了某种沉睡千万年的远古巨龙。

    “糟了,”孟在渊立刻把闻朝往背上一甩,驮着他飞离山丘,“可怕的东西被我们吵醒了!”

    闻朝吃了满嘴猫毛,感觉自己这一身衣服不能要了,他把掉在大妖背上的白蛇捡回肩头:“吵醒也是你吵醒的,这么大动静,怎么可能不吵醒?”

    “本大爷是为了救你们好吗!”孟在渊用爪尖将他勾起来,轻轻放在地上,“我现在妖力没能完全恢复,只能拖住它一会儿,你们快点跑!”

    “不行,银枝玉叶草还没拿到。”

    “……你这疯子!”孟在渊冲他呲牙,“那别怪本大爷丢下你们跑路!”

    晏临给自己师弟传音:[青梧,带所有人撤退。]

    青梧浑身环绕着风,是准备攻击的姿态:[不行吧师兄,你徒弟对银枝玉叶草执念可太深了,这个时候跑路,他肯定不干。]

    晏临:[那也不能拿所有人的性命冒险。]

    青梧:[你放心,我跟这小猫合力,应该能跟那条龙打个平手,让风鸣趁机去拿东西,要是我不幸中途死了,咱们派里的九死还魂草还有存货吧,给我备上一根,大不了我跌两重境界。]

    晏临:[……]

    青梧:[别说那些没用的,中途怯场可不是你的风格,咱们扶云派弟子出来试炼,哪有拿不到东西就回去的道理?]

    白蛇眼底幽深一片:[尽量别受伤。]

    孟在渊已经把所有弟子都护在身后,弟子们还没从“镇派灵兽失而复得”中缓过神来,已经被这声绵长的龙息吓到了。

    骇人的威压自山丘方向铺展而来,所有元婴期以下的弟子扑通跪地,巨大的漆黑龙影出现在天穹之下,明月高悬空中,月光将它全身镀成银色,血红的龙瞳缓缓睁开,竟像是三月争辉一般。

    忽然,那巨龙张开双翼,降落在众人面前。

    大猫压低身形,犬牙呲出,喉咙里滚出低沉的嘶吼。

    巨龙却根本不看他一眼,血色龙瞳直勾勾地盯着闻朝,掠过他雪白的发丝、漆黑的双眼,最终定格在他眼底的魔纹上。

    闻朝虽然没有被威压压得跪倒,此刻也觉得难以动弹,他跟那双有自己半张脸大的龙瞳对视,只感觉头皮发麻,掌心出了冷汗。

    下一刻,那头巨龙竟缓缓上前,垂下它明月般高贵的头颅,整条龙趴伏在地上:“吾的尊主,吾已在此,恭候您多时了。”

    闻朝一呆。

    巨龙似乎正陷入某种自我感动:“三百年前,吾得一位高人指点,在吾龙生第八千八百四十八年第七个月圆之夜,吾的尊主将降临妖界,虽然您来晚了一天,但吾还是坚信,您就是吾的尊主。”

    闻朝已经被这个反转搞蒙了:“啊?”

    巨龙趴在地上,抬起眼睛看他:“吾的尊主,请允许吾追随于您,吾将助您成为妖界之王、魔界之尊。”

    “……你在这胡说八道什么呢?”孟在渊终于听不过去了,“本大爷才是妖界少主,是未来的妖王!”

    巨龙抬起脑袋,血色的龙瞳扫他一眼,一翅膀将他拍开,语气变得激动起来:“尊主,原来这样的东西也可以入您法眼?尊主明鉴,他短小还生有倒刺,不舒服,会把尊主弄疼的。”

    短小……倒刺……

    闻朝脸上的表情快要维持不住了:“你在说……什么?”

    孟在渊暴跳如雷:“死龙!你说谁短小?!”

    巨龙张开翅膀将他挡在一边,双瞳中燃起热切的渴望:“尊主不如看看吾,吾也可以,吾有先天优势。”

    闻朝脑子里一片混乱:“什么先天优势?”

    “吾有两根,”巨龙骄傲地说,“尊主想要哪一根都可以,如果尊主想两根一起,那吾也可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