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 第40章 第 40 章

第40章 第 40 章

 热门推荐:
    听到他这句,鸦青的神色也变了,立刻捡起掉在地上的衣服,重新扎在腰间,遮住某不雅之物的轮廓,这才上了马车。

    玄境的视线也顺着往下落:“不用……解决……一下?”

    鸦青目光黑沉沉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不必。”

    玄境又在车板上写道:【虽然你这种修行方式相当磨练心志,但我还是想提醒你,不要弄脏我的车。】

    鸦青脸色更难看了,清秀的眉眼透着一股与他长相不太相符的寒气。

    玄境没再继续试探他的底线,把车板上的字迹抹去,鬼马车又自己动了起来。

    车内的气氛相当诡异,闻朝时不时扫坐在对面的鸦青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探寻。

    而对方好像一直没感受到似的,始终垂着眼,一言不发。

    闻朝从储物戒中拿了一张羊皮,在上面画起地图来,视线却从地图上方越到鸦青身上。

    这位散修身上处处是疑点,他腰间挂着佩剑,可他的手掌上却没有任何握剑留下的茧子那双手未免太完美了,修长白皙,指甲修剪得圆润光滑,完全不像一双常年使用武器的手。

    他视线再上移,落在对方颈间。

    刚才他分明看到玄境紧紧地掐住了鸦青的脖子,那鬼修的手劲有多大他深有体会,之前自己被他攥了一下手,红痕过了好长时间才消掉,而鸦青被他这么用力地掐脖子,居然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再有,这辆马车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心跳声。

    旁边坐着的鬼修似乎根本就是一具尸体,对面那自称散修的家伙貌似在均匀地呼吸吐气,可闻朝看不到他胸口有任何起伏,也感觉不到他的心脏在跳动。

    这个人从外表看上去实在太完美了,完美到不像一个活生生的人,倒像一具……做工精美的傀儡。

    闻朝默默收回视线。

    这辆车里,最正常的反而是他这个魔修。

    一行三人各怀鬼胎,谁也没有主动挑起话头,马车就在这样沉默而诡异的气氛中继续向西行驶,渐渐地进入了一片枫林。

    玄境写道:【往前没有路了。】

    闻朝撩开车帘,就看到外面层林尽染,漫山遍野全是枫树,天色渐晚,晚霞接天连地,似将枫叶的红色染到了天上。

    他因这过分震撼的景色愣了一会儿,这才下了鬼马车,向四周张望。

    玄境也跟着下来:“继续……深入?”

    枫树这么密集,继续深入的话,马车估计是过不去了,只能步行。

    闻朝摇摇头:“我们只是来找人的,他们应该不会贸然深入,我们先在附近转转看看。”

    玄境点头,正要跟上他,却发现原本坐在车里的鸦青也下来了,并先他一步跟上了闻朝。

    玄境皱眉,看这个家伙愈发不爽起来众所周知,他们鬼修没有繁育能力,不能人道,而这个家伙一见面就把那么大个家伙事儿杵在他眼皮底下,简直是对他的挑衅与侮辱。

    于是他拍拍对方的肩膀,强烈地表达出自己的不满:“你……非常……讨厌。”

    鸦青回过头,漆黑的眸子略带冷意:“谢谢,你也一样。”

    两人相看两相厌,自觉拉开距离,坚决不跟对方走在一起。

    闻朝在最前面,并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勾心斗角,他踩着满地落叶,忽不知发现什么,停下脚步,轻声道:“你们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玄境闭上眼,仔细感觉地面细微的震动:“有人,两个。”

    “过去看看。”

    他们往前面走,前面的人正往他们这个方向来,很快闻朝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啊啊!吓死我了吓死我了,风枢师弟你别丢下我一个人啊!等等我!”

    是承衍的声音,因为嗓子破音而有点走调。

    紧接着是另外一道清脆的少年音:“你丢死人算了!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胆小!”

    这是风枢的声音,语气中夹杂着怒意,也与平常不太相同。

    承衍继续大喊大叫:“我以前也不知道你脾气这么大啊!慢点慢点,这地方真是太可怕了!”

    闻朝用余光扫到玄境面露戒备,立刻伸手拦在他面前:“别动手,自己人。”

    枫林中很快出现两个身影,一个身着紫衣,一个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年走在前面,一抬头就跟闻朝撞上了视线,清澈的杏眼瞬间睁大了:“师……师兄?!”

    “风枢。”闻朝看到他毫发无伤,不禁松一口气,刚伸出手去想要摸摸他的头发,旁边那道紫衣的身影突然向他冲了过来。

    承衍当场给他表演了一个跪滑,抱住他的大腿就开始鬼哭狼嚎:“风鸣师弟!救命啊我可算见到你了,我还以为我承衍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我跟你说这树林里有妖,太可怕了!这秘境是什么鬼地方,我再也不要进来了!”

    闻朝:“……”

    风枢一看他这般,眼里的惊喜瞬间转为愤怒,拽住他的衣服就要把他从闻朝身上撕下来:“你丢不丢人!放开我师兄!”

    玄境觑着这奇奇怪怪的两人,难以置信道:“你的……朋友?”

    闻朝十分头疼,赶紧把承衍从自己身上扯下来:“冷静点,树林里有妖那不是太正常了吗,看守神殿的灵兽,都是妖。”

    “神殿?什么神殿?”承衍终于不嚎了,他站直身体,一眼就看到闻朝身后的玄境和鸦青,“他俩又是谁啊?”

    闻朝还没来得及介绍,承衍又惊恐上了:“我知道了,你的新队友!风鸣师弟啊,我们这才分别半天,你就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天哪,我要被抛弃了,为什么这种事情会降临在我头上!”

    他说着居然蹲下身,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风枢怒道:“你真的很烦!”

    玄境跟着附和:“确实……讨厌。”

    承衍听到他的声音,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瞬间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哎呦我去,这人怎么长得跟个尸体似的,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玄境皱眉,显然对他评价自己长相的描述很不满,偏头对闻朝道:“你的……朋友,一惊……一乍,讨厌。”

    闻朝头痛地捂了一把额头,用火点着地上的落叶,烧出一片空地来:“你们都冷静一下,既然大家都在这里了,那我就把这秘境里的情况详细跟你们说说。”

    他在一块石头上坐下来,展开自己在马车上画好的羊皮地图:“秘境里的地形其实很简单,就是东南西北中五个地块,每个地块都有一座神殿,按照四象的方位排布。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在这里,再往西走,应该是白虎神殿。”

    他说着用指尖在地图上点了点,圈出一小片区域。

    承衍作恍然大悟状:“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每次太虚秘境里好像都是这样,四座神殿分散在地图四个方位,要在神殿里拿到钥匙,再去地图中间,用钥匙开启祭坛。”

    “对,区别在于每次秘境中的环境都会改变,神殿的形式和位置不尽相同,这里的东南西北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东南西北,不过有玄境在这里,我们倒是不至于迷路。”

    闻朝用石头压住羊皮地图,抬起头来:“最重要的一点是,每次秘境都会随机放出一种负面状态,给进入秘境的人增加难度,而这一次的负面状态是七情之毒。”

    “七情之毒?!”承衍吓得一下子跳了起来,“不是吧,传说所有试炼中最难的一种、五千年都不见得出现一次的七情之毒,就被咱们赶上了?这运气是不是有点太好了?不行不行,一定是这个世界针对我,我不玩了,我现在就要出去!”

    他说着就要掏装着护符的锦囊,被闻朝一把拉住:“你给我坐下!”

    承衍被他一吼,似乎清醒了一点,犹豫着收回了手。

    闻朝继续道:“秘境里七情之毒无处不在,但也只在秘境里生效,出去以后就会自动化解,它没有解药,所以我们也不必浪费时间去对付它。这种毒会随机唤醒某一种情绪,随着我们在秘境里停留的时间增加,这种情绪会越来越强烈,引导我们互相抵触,最后自相残杀,这也是它的危险之处。”

    “根据大家目前的状况,也不难看出来,承衍被唤醒的情绪应该是‘惧’,而风枢是‘怒’,玄境……不出意外是‘恶’,厌恶,否则也不会看谁都觉得讨厌。”

    经他这么一点,承衍终于有点明白了,他攥拳锤了一下自己掌心:“说的对啊,我一进秘境,就感觉什么都好吓人,我以前不是这样的。”

    风枢也垂下眼:“我好像一直在发脾气。”

    “我不……同意。”玄境说,“你们……确实……讨厌,不是……因为……别的。”

    承衍难得冷静下来,奇怪地打量着闻朝:“那不对啊,风鸣师弟,你自己呢?你说所有人都会中毒,你应该也中了,可我看你好像……跟平常没什么两样。”

    “我……”闻朝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下,“我还没感觉到,毕竟今天是第一天而已。”

    “你好像对这里的一切都很了解,”始终没吭声的鸦青突然开口,他倚在一棵枫树旁,跟所有人保持距离,“能这么快判断出是七情之毒,还能画出地图来,你是怎么做到的?”

    闻朝听出他话里的试探,也很不客气地试探了回去:“大家的表现与寻常不同,猜出是情绪所致,不是很容易吗?至于地图……玄境是土灵根,对这里的地形了如指掌。”

    他说着起身,径直走到对方面前,伸手撑住他靠着的枫树:“倒是你,你不觉得自己很奇怪吗?你一路跟踪我们,被抓住之后就这么随随便便地上了车,我说要结为同伴你就答应了,好像从一开始就是故意被我们发现,故意混进我们当中。”

    “而且,你从上车开始就一言不发,不论周围发生了什么,你都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看到新同伴加入,你也不问问他们是谁你一个能修炼到元婴期的杂灵根,不应该连这点戒备心都没有。”

    鸦青别开脸,像是心虚一般,不肯与他对视。

    “除了你戒备心太差,还有另外一种解释,”闻朝压低了声音,温热的呼吸打在对方耳畔,“就是你本来就知道他们是谁,知道是可以信赖的人,所以不发出任何质疑。你不光认识我,还认识风枢和承衍你来自扶云派,我猜的没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