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 第42章 第 42 章

第42章 第 42 章

 热门推荐:
    “……别再问了,”鸦青眼中寒意更甚,用剑柄抵在对方脸上,用力把他推远,“管好你自己,不要再打听我的事。”

    承衍后退一步,看着他走到了另一棵树下:“可我们不是同伴吗?”

    鸦青没再说话,整个人隐入树后未被火光照到的阴影中。

    承衍回到闻朝旁边:“这个人真是莫名其妙,我感觉他没安好心,风鸣师弟,你到底是从哪把他捡回来的?”

    闻朝摇摇头:“别问那么多了,你过来。”

    承衍乖乖在他身边坐好:“又怎么了?”

    闻朝低声:“我现在可以确定,师尊确实对我有超出师徒的感情,那如果我对他也……”

    “你对他也有这样的感情,”承衍一拍手,“那你们不就情投意合、水到渠成、**、人间极乐吗?”

    “……”闻朝拿起树枝,“我再考虑考虑。”

    “你可真是太费劲了,”承衍摆摆手,在枯木上躺了下来,重新举起那本看到一半的话本,“要是按照话本的套路,你们早都应该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了,你这居然还不了解自己的心意,你真是太迟钝了。”

    闻朝托着下巴,盯着火堆发呆他自然是喜欢晏临的,但他一直以为那种喜欢是单纯喜欢书中角色的喜欢,从没往爱情这方面想过。

    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把“恋爱”这种事从自己的词典里剔除出去了,看着身边的同学、同事们谈恋爱,他内心毫无波动,也完全不感兴趣。

    于他而言,能好好活着已经拼尽全力,哪有那么多闲暇的心情和体力去做别的。

    但现在不同了。

    在这个世界里,一切疾病已离他远去,这副身体健康到骨骼碎尽也能在短时间内复原,神火雪中焰融进他的神魂,他甚至连死都不会死。

    他可以做任何事,包括恋爱。

    闻朝垂着眼,用树枝拨弄燃烧的柴火,柴火劈啪作响,成了夜色中唯一的旋律。

    平心而论,他确实是喜欢师尊的,在穿书之前就喜欢他,现在他近距离地接触到了这个人,挖掘到他的内心,也曾被他那近乎黑暗的占有欲震惊过,可他还是选择了留下,选择接受,选择适应。

    这似乎已经超出了对一个纸片人的喜爱之情,变成某种难以描述的情绪,真真切切地转加到这个有血有肉的人身上。

    师尊不是他想象中的师尊。

    可师尊依然是他喜欢的师尊。

    承衍说的没错,要是不喜欢,他也不会跟师尊神交,还交了那么多次,虽然被进入的感觉不是那么好,但……也并不讨厌。

    一回想起在山洞里跟晏临相处的场景,闻朝就忍不住有点脸红,随即他神色一顿面红耳赤、心跳加速,说的不就是他现在这个情况吗?

    他深吸一口气,感觉那种异样的情绪迅速蔓延开来,像是早已种下的种子终于破土发芽,一不留神就要长成参天大树。

    闻朝对这个突如其来的现实还有点接受不能,捏着树枝的手也有点抖,突然,承衍一骨碌爬起来,紧紧地抱住他的胳膊,满脸惊恐,语气急促地说:“风鸣,风鸣!有东西,我们周围有东西!”

    “……什么?”闻朝一下子从粉红泡泡中清醒过来,心底那几分暧昧也消弥无形,他警惕起来,“什么东西?”

    “亮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一闪就……就不见了。”

    “亮的?”闻朝四下环顾,“你说的是玄境那辆马车上的灯吧?鬼火。”

    “不是不是,是绿色的,”承衍浑身发抖,牙齿都在打颤,“像是……什么动物的眼睛。”

    闻朝皱眉,正觉得疑惑,忽然感觉脖子后面有丝丝的凉气。

    他全身都紧绷了起来,猛地回头,就看到一双拳头大的碧绿色兽眼紧紧贴着他的鼻子,那绿色实在太亮,在夜幕中格外扎眼。

    他直接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从头皮一直麻到脚跟,猛地起身后退了两步,那双眼睛却又不见了,仿佛他刚刚看到的只是幻觉。

    闻朝手心出了冷汗,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你刚才……看到它在什么地方?”

    “在那边的树林里,”承衍伸手一指,“离这里大概有个十几丈远吧……怎么,你也看到了?”

    他不光看到了,还跟那玩意贴了脸。

    闻朝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掌心招出神火,火焰以他为中心向外铺展开去,瞬间将附近区域全部点燃。

    承衍被他吓了一跳:“你要干嘛?悠着点啊,放火烧山可不是好玩的。”

    火焰看上去燃烧得相当猛烈,实际却什么都没有点着,而是将四周照得亮如白昼。他顺着那双绿色眼睛消失的方向找过去,很快发现了一些异常。

    “有血?”承衍蹲身,从地上捡起了什么,“你看这个。”

    一枚被撕成两半的护符,不是扶云派的款式。

    闻朝看了看护符,又看了看血迹,已经完全镇定下来:“新鲜的,打斗痕迹也是新鲜的,离我们这么近,我们却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察觉,应该是用法术制造结界,把我们隔离开了。”

    承衍瑟瑟发抖:“那……到底是什么人?想杀我们?”

    “不是人,”闻朝回忆了一下,用两根手指在自己眼前比划,“刚才它跟我对视的时候,因为前面有火光,它的瞳孔收缩成了一条竖线,所以肯定是猫科而不是犬科。此处接近白虎神殿,我想……大概是神殿的守护灵兽。”

    “就、就是我们白天遇到的那只妖对不对?”承衍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我就跟你说,那东西来无影去无踪,把我跟风枢耍得团团转,太可怕了,风鸣,要不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儿吧?”

    “没必要,”闻朝居然又重新坐下来,思索道,“它应该对我们没有恶意,否则的话,它有无数机会能置我们于死地,刚才它离我那么近,完全能一口咬掉我的脑袋,可它并没有这么做。”

    他顿了顿:“甚至有可能还在保护我们,它把附近的其他人驱逐出局,那些人可能并不是冲着神殿来的,而是被我的火吸引。它替我们解决掉了对我们不利的人,却没有伤害我们。”

    “可是,”承衍还是难以接受,“那它白天……”

    “那是在捉弄你们,猫捉耗子总听说过吧?把猎物玩弄到精疲力竭才吃掉,甚至不饿的时候只玩弄,根本不吃掉,这是猫的天性。”

    承衍搓着自己的胳膊:“我还是浑身发毛,我不想被吃掉,也不想被玩弄啊。”

    闻朝刚刚放出来的火焰已经熄了,他把掉在地上的话本捡起来递给承衍:“你要是害怕,可以去马车里待着。”

    承衍果断拒绝:“算了吧,那马车更瘆人,我还不如坐在这里烤火。”

    几人围着火堆,一直坐到天亮,那只神秘的妖兽没再出现,一夜平静,什么都没发生。

    等到天色完全亮了,众人才看到附近打斗的痕迹非常多,到处都是已经干涸的血迹,还有一些散落的武器以及撕碎的护符。

    从武器的款式可以推断出这些人来自不同的门派,几乎能叫上名的各大仙门都有,他们无一例外都败在了这只守护灵兽的爪下,一夜之间,仅仅在白虎神殿外围,被驱逐出局的人就多达几十个。

    几人面面相觑这只妖兽,好像还真的在保护他们。

    最不相信的承衍也被迫接受现实,自言自语道:“什么毛病啊……一边捉弄我们,一边又保护我们,这妖心思可真难懂。”

    “别管那么多了,我们即刻启程,”闻朝灭掉火堆,“你有法宝没有?这辆马车,要不要借给你?”

    承衍连忙摆手:“这种阴森森的玩意你们自己留着吧,我出发前特意找我师父要了助行法宝,不用管我们了。”

    几人就此别过,闻朝他们上了马车,又冲依依不舍的风枢摆摆手,一路向南驶去。

    --

    秘境里的地形和气候千奇百怪,上一刻还在秋风萧瑟的枫林,下一刻又进入了酷暑当头的峡谷。

    闻朝有点不愿意从马车里下来,他抬头看一眼天上的太阳,觉得在这片土地上,人人都能成为火灵根。

    实在是太热了。

    要是师尊在身边就好了,晏临身上温度低,这种天气靠在他身边,一定非常舒服。

    他这么想着,扭头看了一眼鸦青,对方却垂着眼帘,一副“不要理我”的模样。

    闻朝下车张望了一下,前面地势崎岖,马车是通不过了,只好问:“神殿在什么方位?”

    “一直……往前。”

    “你确定吗?前面怎么看都只有山啊,哪里像有神殿的样子?”

    玄境摇摇头,在车板上写道:【神殿只是一种叫法,并不一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在这里,整座峡谷就是神殿。】

    闻朝抬头像前方张望这座峡谷也不知有多宽多远,绵延千里的山脉像被利刃切开,自中间一分为二,中间的裂隙只有两人并肩那么宽,站在裂隙底下向上看,只能看到一线天空。

    “相传,这山脉是大千世界第一位合道飞升的大能一剑劈开的,”鸦青终于从车里下来,与他一起站在裂隙前,“不论秘境里的环境变化成什么样子,永远会有这么一处‘一线天’,穿过一线天,应该就能找到开启祭坛的钥匙。”

    “进去就能拿到?”闻朝不太相信,“那未免太简单了吧。”

    他说着,抬脚就要往里走,却被鸦青一把拽回来:“你不要命了?”

    就在他被拽回来的同时,一股滔天热浪扑面而来整条裂隙瞬间被倒灌而入,而灌满裂隙的,不是水,竟是火。

    炽烈的火焰从两侧山脉倾泻而下,飞瀑一般将整条裂隙灌得满满当当,火焰不断在山体之间碰撞回旋,一直跌至谷底,河流般向远处流淌。

    两人被热浪逼退了好几步,闻朝微微睁大双眼:“这……”

    玄境在自己胸前挂了一块板子,面无表情地在上面写起字来:【我就不跟你们进去了,我进去等于直接火化。】

    闻朝看着这火焰也有些发怵:“要不……咱们先在附近转转,看还有没有别的路。”

    他刚一转身,却看到从空中翩翩而来一只华丽的大鸟,这只鸟五彩斑斓,羽翅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拖着长长的尾翎,径直落在他面前。

    一人一鸟对视片刻,这鸟忽然抖了抖尾巴,原地冲着他开屏了。

    是只孔雀。

    闻朝沉默了一会儿,叹气道:“你看清楚,你是雄性,我也是雄性,能不能不要随便冲着雄性开屏?”

    他说完抬脚就要走,谁料孔雀竟拦在他面前,锲而不舍地继续开屏。

    闻朝没想到自己会在秘境里被一只孔雀追到焦头烂额,他实在头痛:“你到底要怎样?能不能别跟着我了?”

    “你们不是要找神殿的钥匙吗?”孔雀张开嘴,居然口吐人言,“我就是朱雀神殿的守护灵兽。”

    “……你是守护灵兽?”闻朝将它仔细打量一番,怎么都不相信一只孔雀能守护神殿,“那你倒是说说,怎么才能拿到钥匙?”

    “有两个方法,你想听常规方法,还是非常规方法?”

    “先听非常规的。”

    “和我交`配。”

    “……”闻朝眼角一跳,“那还是常规的吧。”

    “闯过烈火峡谷,在峡谷尽头,自然能找到钥匙。”

    闻朝不假思索:“我选常规的。”

    孔雀听完这话,眨了眨琉璃一样的眼睛,突然飞上闻朝肩头,照着他脑袋一通乱啄,浑身羽毛都炸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隔壁螭龙都骗修士跟它交`配过,为什么就是没人愿意跟我交`配!明明有简单的方法,你们为什么非要以命相搏!”

    玄境看了看这只炸毛的孔雀,一脸认真道:“因为……它比……你有……优势。”

    闻朝连忙用手去挡,站在一旁的鸦青眉头一拧,飞快地拔了剑,几道剑招扫过,孔雀长长的尾翎根根掉落,差点被削成一只秃毛的鸡。

    闻朝趁机把它从肩膀上甩下去,一头扎进了正在燃烧的峡谷之中。

    他是火灵根,自然也不怕火烧,尽管整个人都被火焰包围,身上也没有任何被烧伤的痕迹,甚至头发和衣服都完好无损。

    唯一令他不适的是,这里真的太热了。

    与那种被太阳暴晒的感觉不同,这峡谷里的热仿佛从脚心热进去,一直热到心坎里,让他浑身发痒,整个人都焦躁起来。

    一线天很窄,总共也没有多少空间可言,因为火焰燃烧,这里的空气有些稀薄,他没走出多远,就觉得体力开始下滑。

    不太对劲。

    两侧的石壁已被火烤得极烫,皮肤不小心碰到,瞬间就会被烫起泡来。他将魔纹分散到了容易受伤的部位,继续往里深入。

    身前身后,头顶脚下,到处是熊熊燃烧的烈火,他在高温的炙烤下越来越热,越来越焦躁,也越来越痒。

    他脸颊渐渐泛起了不自然的潮红,脚步也变得有些虚浮。

    忽然他脚底踩到了一块石头,身形不稳,踉跄了一下。

    正是这一个踉跄,让他心里一突,浑身打了个激灵。

    这不对吧。

    这种感觉无比熟悉,简直跟他在妖界不小心碰到银枝玉叶草后的反应……一模一样。

    闻朝脸色倏地变了。

    没人告诉他……烈火峡谷的“火”,指的是“欲`火”啊?

    所以这道关卡,名字叫“欲`火焚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