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 第49章 第 49 章

第49章 第 49 章

 热门推荐:
    闻朝退出马车,倚在车边皱起了眉。

    刚刚跟师尊偷偷约会的好心情已全然被破坏,玄境的事敲醒了他被七情之毒干扰的大脑,这危机四伏的秘境果然不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他们还是应该早点拿到东西,尽快出去才对。

    不能再拖了。

    太虚秘境的稳定期已经过半,再拖下去只会更加危险。

    两人坐在马车前的驾车位上,头顶是蓝幽幽的鬼火骷髅灯,身前是白森森的骨马,在漆黑的枫林之中,是别样的惊魂动魄。

    晏临低声道:“就算让他处在低温之中,也不能完全阻止身体的**,只能暂时延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也不能怎么办,只能再努努力,争取早点打开祭坛。”闻朝说着一拽马缰,鬼马车又行驶起来,往他们来时的方向而去。

    由于在枫林中磨蹭了太久,等他们返回时,天已蒙蒙亮了。

    闻朝刚从车上下来,就见一道紫衣的身影连滚带爬地冲向他:“救命啊风鸣师弟!你跑哪儿去了,孟极发疯了!”

    闻朝一愣。

    孟极发疯了?

    枫林深处传来愤怒的咆哮,那咆哮之声无比震耳,活像青蛰师伯拿着一百个大喇叭贴在人耳边大喊,闻朝只听了一声,就感觉脑子“嗡”的一响,耳膜被震得生疼,不得已抬手捂住了耳朵。

    承衍也是一脸痛苦,风枢小跑着奔向他们这边:“师兄!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孟极好像想杀人了!”

    闻朝正捂着耳朵,也听不太清他在说什么,正在这时,忽有一道清脆的铃铛声闯入耳中,瞬间盖过了孟极的咆哮,让他被震到发抖的灵台重新平静了下来。

    这铃声……竟像是直接响在人识海中一般,甚至不需要通过耳朵,就能让所有人听到。

    “破妄金铃,”晏临低声开口,视线投向不远处那个还在念经的和尚,“金光寺传承千年的法宝,居然会在这里遇到。”

    他这具傀儡身体并不受孟极的咆哮干扰,炼虚境的元神也不会因此而被威慑住,但那铃声响起的时候,即便是他也精神一振。

    闻朝放下手:“破妄金铃……这和尚到底什么来头?”

    铃声以一种稳定而规律的节奏响彻着,那余音悠长,让所有焦躁的心都平静下来,孟极的吼声也在铃声中变得不足为惧,自动拉远沦为背景音。

    闻朝听着这仿佛敲在灵魂深处的铃声,不知为何竟被深深吸引,抬脚就冲那和尚走去。

    晏临诧异地看向他,从马车上跳下来,跟在他身后。

    和尚一连在这里念了十几日的经,到现在还在念,他左手捻着那串念珠,右手不知何时捏上了一枚金铃,念珠每捻过几颗,金铃就摇上一下,分毫不乱,分秒不差。

    闻朝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觉得这和尚定力简直非同常人,能一动不动地在这里坐上十几天,周围发生什么都不关心,恐怕已经超过了普通“修行”的程度。

    就在他好奇对方身份时,突然从枫林深处窜出一道白影,巨大的白色妖兽出现在面前,碧绿的眼眸已有血丝,她气急败坏地说:“我认输,钥匙给你了!”

    还没等闻朝反应过来,孟极爪子用力在地上一拍,把无数枫叶碾成粉末,再抬起时,就见一枚三角形的石质钥匙深深嵌进泥土里,上面刻有白虎的花纹。

    闻朝低头看着那枚钥匙,沉默了。

    这到底……什么情况?

    周围人和他一样蒙,承衍他们面面相觑,感觉自己可能是在做梦。

    和尚终于停止了摇铃,他依旧未曾睁眼,薄唇微启,第一次吐出了除去经文以外的其他字眼:“放下杀念,立地成佛。”

    这声音出奇的好听,缓慢而飘渺,像是寺庙里燃烧的香飘散出来的青烟。

    “老娘成你个头!”孟极暴跳如雷,一爪子挠在和尚光可鉴人的头顶,又不出意料地被罗汉金身弹回,“不肯跟老娘酣畅淋漓地打一架,就会坐在这里念经,你们佛修还真是惹人生厌。好,老娘认输,钥匙给你了,快点从老娘面前消失!”

    “胜负乃身外之物,”和尚缓缓道,“小僧也并非为了什么钥匙才留下来,只因施主身上杀伐之气太甚,故而劝施主放下杀念,一心向善。”

    “你有没有搞错啊?”孟极暴躁地甩着尾巴,鞭子一样抽在地上,发出“啪”“啪”的声响,“老娘是妖,妖界有妖界的生存法则,跟你有什么关系?”

    “万物平等,是妖还是人,并没有太大区别。”

    孟极被他气得在枫林里乱窜起来,估计妖生之中从来没遇到过这样难缠的家伙,撕也撕不烂,劝也劝不走,简直像一团韧性十足的棉花。

    闻朝的注意力则全在那枚钥匙上,他有点不可思议地看向和尚,心说这东西都放在他跟前了,他居然不捡?

    承衍和风枢也凑过来,前者疯狂朝闻朝递眼色,示意他赶紧把钥匙拿走。

    闻朝有些犹豫,毕竟钥匙应该是和尚的,而且就算他拿了,没有金灵根也开不了祭坛。他思考两秒,还是将被孟极踩进地里的钥匙抠出来,递到和尚面前:“你的。”

    和尚冲他行了个礼:“身外之物,小僧不需要。”

    闻朝眼角微跳,心说你不需要,我们却需要你。

    他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从没想过会遇到这种“钥匙拿到了没有灵根开门”的尴尬局面,现在再去找一个金灵根已然来不及,只好尝试说服对方:“你既然进了秘境,难道不是冲着祭坛去的?”

    和尚终于起身:“小僧进入秘境是个意外,进来以后也找不到出去的方法,只好寻着杀伐之气找到这里,试图劝那位施主改邪归正,可惜失败了。”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继续劝人向善,渡化众生是小僧的责任。”

    闻朝想了想:“要不这样吧,这秘境里都是一心争夺宝藏的人,你劝人向善也是劝不动的,不如你帮帮我们帮助别人也算是做善事,也是修行,等事成之后,我们送你离开秘境,你觉得如何?”

    这一次和尚没有立刻回答,他在原地默立许久,转过脸来,缓缓地睁开了眼。

    在看到他眼睛的一刹那,闻朝轻轻抽了一口冷气。

    这和尚双眼之中全无焦距,竟……是个瞎子!

    “施主不必惊慌,小僧眼虽瞎,心却不盲,”和尚眼睛一眨不眨,声音平和,“施主……与常人不同。”

    他虽然目不能视,却天生有一双心眼,能看破世间万物。他看到面前之人体内有一盏明亮的神火,神火的光亮将这个人映成两半,一半像太阳一般温暖,不知疲倦地散发着光和热,一半却陷在阴影中,像月亮背面那般暗淡,死气沉沉。

    这个人的神魂,不是一个整体。

    像是被锋利的刀刃切开过,又重新拼合在一起,每一半都支离破碎,可它们牢牢地黏合着,又显得坚不可摧。

    这是只有他的心眼才能看到的景象。

    这样的景象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心眼的目光不禁在他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片刻之后他徐徐开口:“小僧法号空悲。”

    闻朝愣了一下,不知道话题怎么突然跳跃到自我介绍上,只好跟着说:“啊……闻风鸣。”

    空悲突然拉过对方的手,细细在他掌心摩挲起来。

    闻朝被他这么一摸,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站在旁边的晏临也皱起眉,正试图用剑柄把和尚拨开,却听得他道:“施主身上,被人下过禁制。”

    晏临动作一顿。

    空悲:“这道禁制是你自己施加上去的,但制作禁制的却另有其人,此人已不在大千世界当中,他破碎虚空而去,无从找寻。这道禁制只有他能制作出来,也只有他能解开,小僧无法帮助施主。”

    他说着收回了手,冲着他行了一礼:“世人有八苦,施主已一一尝尽,依然能坚守本心,一心向善,小僧……佩服。”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闻朝一脸茫然,“你说我身上有什么禁制?”

    空悲却摇了摇头,重新拿起了那个金铃:“这是我金光寺的独门法宝,能将禁制撼动些许,可助施主窥一二真相。”

    闻朝还没来得及说一句“我们有急事什么禁制先放放”,对方已经摇响了金铃,清脆的铃声直击灵台,比之前还要让人心神激荡。

    在这样的铃声之下,他似乎听到什么东西开裂的声音,紧接着一股难以描述的热度自体内升起,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视野竟然模糊了。

    他浑身的力量像被抽干,身体有些软,不受控制地倒退了一步,被晏临一把接住:“风鸣?!”

    闻朝脸上那道魔纹再度开始蔓延,顺着脖子一路下行,这一次显然不是他自己控制的,他整个人跌在晏临怀里,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了。

    四周的一切都在离他远去,他拼命想要抓住些什么,却是徒劳无功,他仿佛被困在了一片摸不到边际的黑暗里,黑暗之中有无数个声音在痛苦地嘶喊,不甘、愤怒、怨恨,甚至还有杀意。

    这些声音不知有几千几百道,却无一例外都是他自己的声音,它们撕心裂肺,无不带有巨大的恶意,像是被锁在囚笼里的犯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出去。

    闻朝额头青筋凸起,他紧紧地攥起了拳,指甲深深嵌进手心这样的感觉实在太让他痛苦了,像被无形的手扼住咽喉,下一刻就要被无数恶念吞噬撕碎。

    忽然,他灵台之中燃起了一簇火,黑暗之中地面仿佛一面镜子,他站在镜子上,镜子里倒映着另一个自己,他手中有一簇鲜红的火焰,而镜中的那个自己,火焰却是漆黑的。

    他手里的火焰被铺天盖地的恶念刺激到,呼一声猛烈地燃烧开来,瞬间将这片空间烧得亮如白昼。

    脚下的镜子消失了,镜中的人也消失了,他再度回神,依然在自己的识海之中,依然是那座被晏临修补过的方寸灵台。

    整个过程其实只持续了几秒,可在这几秒当中,他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那漆黑一片的世界像泥潭般深不可测,他一旦触碰,就会陷入其中,窒息而死。

    闻朝猛地睁开眼,靠在晏临怀里大口喘息着,冷汗不断顺着他下颌滑落,滴在落叶上,发出“嗒”“嗒”的轻响。

    晏临一手护着他,另一手持剑,剑尖已抵在空悲咽喉,锋利的剑气凝于那针尖般的一点,锋利到极致,竟然破开了那孟极都挠不穿的罗汉金身,在他皮肤上刺出一个细小的伤口。

    他眼神极冷,语气也极冷,像千年不化的冰川,一字一句地道:“你究竟对他做了什么?!”

    鲜血顺着和尚的脖子往下淌,金身已破,他的躯体变得和常人一样脆弱,可他却没有退却分毫,依然睁着那双没有焦距的眼:“是小僧逾规了。小僧在这位施主身上看到了前所未见的景象,具体是什么样的景象,相信施主自己也已经看到了。小僧没料到撼动禁制会让施主这么痛苦,是小僧之过,为了赎罪,小僧愿与施主同行保护于他,并助他开启祭坛。”

    闻朝慢慢地缓了过来,他握住晏临持剑的手,想让他把手收回来,却因为没有力气而未能拨动,只好道:“我没事。”

    晏临死死地盯着那和尚,半晌才收了剑。

    空悲将手上的念珠摘下,递给闻朝:“这串佛珠赠与施主,若施主今后有需,可持此物去金光寺。”

    闻朝刚想说一句“不必了”,突然感到一股剧烈的晕眩,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