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 第54章 第 54 章

第54章 第 54 章

 热门推荐:
    这个问题成功把晏临问倒了。

    片刻之后,他才犹豫着说:“可能是……修为不够,或者……体质问题。”

    体质问题?

    闻朝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心说自己能有什么体质问题,他这魔体这么强韧,难道不应该百毒不侵吗?

    怎么现实恰恰相反,他穿书至今都已经中毒多少次了,而且每次都是那种不可描述的毒。

    他穿的真是一本无cp小说,而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小黄文吗?

    晏临回答完他的问题便没再说话,坐在矮几边入了定,闻朝在墙角自闭了一会儿,被那块玉硌得难受,想做点什么分散一下注意力。

    他实在是站起来也难受,坐着更难受,只能以诡异的姿势挪回晏临旁边,跪在他跟前,从矮几上放着的书中拿起一本,慢慢地看了起来。

    然而他看着看着,又开始走神。

    他感觉自己变得非常奇怪,好像七情之毒中的“爱”还没完全消解似的,他的目光总要往晏临身上瞟。这会儿视线又从书页上方略过,落在了师尊身上。

    晏临面色已经恢复了正常,矮几上放着的灯散发出柔和的光亮,镀在他身上时,淡化了那种骨子里自带的寒气,让他整个人都温柔起来。

    闻朝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师尊其实并不是个冷漠的人,他只对其他人冷漠,对徒弟永远是温柔且爱护的。

    他像是一把剑,两面都是锐利的锋芒,他用这锋芒斩退敌人,也用这锋芒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

    有时候他小心翼翼地为自己套上剑鞘,将锋芒悉数收敛,才敢于面对那个内心最为珍视的存在。

    闻朝看着他,视线一寸寸滑落,最终落在对方手上,他将自己的手递了出去,放在师尊掌心,感受着那份冰冷和力量。

    这双手常年握剑,毫不留情地斩杀妖邪,却也拿过箱子里的小玩意,帮他处理过身体的异常,也曾握过他的手,摩擦过他的脸颊。

    他喜欢师尊。

    这种情绪没有随着离开秘境而减弱,反而愈发强烈了。

    晏临被他触碰,缓缓睁开眼,就看到自己徒弟正一脸认真地坐在面前盯着自己看,那双眼中饱含着某种情绪,像是在外飞累的小鸟终于归巢,看着自己阔别已久的伴侣,想依偎在他身边,无声地对他诉说自己的眷恋和依赖。

    虽然他们之间并没有阔别已久,却像承衍说的那般,“小别胜新婚”了。

    晏临心中忽然有一座冰山原地融化成了水,他抬起手,用手指缓缓刮过对方的鼻梁:“累了就睡会儿吧。”

    闻朝这才回神,低声应了一句“嗯”。

    晏临伸手一招,旁边立刻多了一张软榻:“这几天我们暂时留在这里,等毒完全消解了再出去,免得被别人发现什么异常。”

    闻朝:“师尊别又一句话不说,把弟子丢在这里一个人跑路就好。”

    这话里有点怨气,好像还在对之前天劫的事耿耿于怀。

    晏临苦笑:“不会了。”

    闻朝:“嘴上答应得挺好,半个时辰以前你还要把弟子赶出去呢。师尊言而无信,在弟子心中没有威信可言了。”

    晏临:“……”

    这还来劲了。

    明明是为了他好,反倒成了自己的不是,还得被教训一番。

    晏临摇了摇头,也不能拿对方怎么样他就是太纵容他这个徒弟了,搞得对方胆子越来越大,什么危险的事都敢做,一点没有爱护自己的自觉。

    分明那么容易吸引人的目光,惹人喜欢,还惹妖喜欢,自己却半点都感觉不到,要是没有他护着,指不定哪天就要被生吞活剥了。

    果然还是应该把他关起来才好,省得让他整天担心。

    晏临这么想着,重新合上了眼。

    闻朝刚在软榻上坐下,就“嘶”地倒抽一口冷气,那枚暖玉因他这动作又被顶得深了些,让他浑身一抖,差点原地跳起来。

    太难受了,要不是师尊在这盯着,他非要立刻把那东西拿掉。

    没想到晏临竟闭着眼道:“你不要想它,你越想它,就越觉得难受。在修道途中,总是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干扰,抵抗干扰也是一种必要的修炼,如果你能做到在有玉干扰的情况下正常修炼、休息,那你就做到了心无旁骛。”

    闻朝盯着他的侧脸,只想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这算哪门子修炼?

    想让他戴着这些奇怪的玩意就直说,倒也不必讲得这么冠冕堂皇。

    闻朝慢慢在软榻上躺下来,觉得无论以哪个姿势睡觉都是在挑战自我。

    含着玉睡觉,也太可怕了吧?

    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断暗示自己不过是塞了一个退烧栓。

    谁小时候还没被塞过退烧栓了。

    药膏还在生效,凉丝丝的倒是挺舒服,身体的燥热被压下去之后,就涌起难以忽视的疲乏。

    疲惫感越来越强烈,没过太长时间,他居然真的睡着了。

    --

    这些天在秘境当中其实很难休息充分,闻朝的修为也没到那种可以连续很多天彻夜不眠的程度,他的魔体虽然强韧,却不能强化精神,一连数日精神高度集中,这一旦放松下来,就感觉累得不像话。

    他一觉便睡了一天一夜,再次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还是那间熟悉的小黑屋,只不过这次师尊没有食言,还留在这里陪他。

    他扭头看到晏临还在,心里便是一松。

    如果让他一个人待在这种密闭的空间里,没有阳光,也分不清白天黑夜,时间长了他是绝对受不了的,但如果师尊也在,那他就觉得没那么难熬。

    两个人的小黑屋是暧昧,一个人的小黑屋就变成了恐惧。

    他翻了个身,躺在软榻上看对方,晏临不出意料地又在看仙籍他看仙籍,闻朝就看他。

    “醒了,”晏临听到他发出的细微响动,缓缓把书翻过一页,“感觉好些没有?”

    “已经好多了,”闻朝道,“所以,可以拿出来了吗?”

    晏临淡淡地看他一眼,表情非常正经:“你最好不要。有药的情况下,可以压制毒素,一旦取出来了,毒素就会死灰复燃,到时候你还得重新塞上,不是折磨自己吗。”

    闻朝心力交瘁,居然找不出话来反驳,只好坐起身,还不敢坐得太实。

    不过……好像确实没那么难受了,如果他不动,也不太能感觉到玉的存在。

    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师尊这种温水煮青蛙更可怕,明明知道迟早有一天水要烧开,他就是下定不了决心往外跳。

    闻朝心甘情愿当那只被煮的青蛙,他想了想,从储物戒里掏出竹筒,拿出了师祖写给他的信。

    信递到晏临面前,晏临一看到信上的字迹,眉心登时拧起:“这是……从哪弄来的?”

    闻朝:“在师尊离开秘境后,我们打开了祭坛,是石像把信给我的。”

    晏临一目十行地把信看完,脸色微微变了:“预知三百年以后的未来,这种事也只有他能做出来。另一个世界……没有灵气的世界,那到底是怎样一个地方?”

    闻朝并没接他的话茬,而问:“师尊,我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太奇怪了。

    在看到这封信之前,他从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份,他一直以为自己不过是个普通的穿书者,像诸多小说中的套路那样,穿成了书中的反派。

    直到看见那句“欢迎回来”。

    晏临跟他对上视线,眼中有某种复杂的情绪,终于他轻轻叹气:“你就是你,你不是什么别的世界的人,这里才是真正属于你的地方。你入魔时变得不是你了,但你清醒过来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你又回来了。”

    他注视着对方的眼睛:“我们当了这么多年的师徒,为师绝对不会认错。”

    闻朝沉默。

    如果他真的是闻风鸣,那又怎么解释……他在现代的一切?

    晏临拿着那封信:“为师收你为徒的那一年,你师祖就跟我说,他看到你身上有变数,他推演天道,得知在未来的某一年,你将会经历一场劫难,劫难导致的后果是令你入魔,走上一条万劫不复的路,但如果你能顺利渡过劫难,维持住道心,继续做你自己,整个世界都将因你的改变而改变,大千世界运行的轨迹,将发生翻天覆地的逆转。”

    “师父推演天道从未出错过,我便问他该怎样帮你渡过劫难,他说必须要一个合道飞升的大能破碎虚空而去,产生的力量才足以将天道撼动分毫,而这个人自然只能是他自己,他念及你是他徒孙,所以决定帮你。”

    闻朝垂眼,心说师祖才不是念及什么徒孙才出手相助,他只是单纯地想给这个世界捣乱。

    晏临:“他还说,他推算了无数种帮你渡过劫难的方法,最终只算出一种有可能成功的概率,这个方法很特殊,为了不让天道发现,他不能将方法告诉别人,只能告诉你一个人。”

    闻朝想了想说:“可我已经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也不知道这个方法究竟是什么。”

    晏临点头:“你师祖是水灵根,可以通过水来做任何事,他飞升之前留下了数道神念,只要是有水的地方,他的神念就可以抵达。我刚刚说的特殊方法,就是他通过神念传递给我的,除此以外,他的神念应该还传递给了你、三妖窟的那条龙,以及留在太虚秘境里给你写信的这一道甚至还有更多。”

    闻朝垂着眼看来师尊也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渡过劫难的方法只有他和师祖知道,师祖不肯说,人也找不到,而他自己又失忆了,这还真是无解的难题。

    看样子,天柱山他是无论如何也得上去一趟了。

    “你也不必急于搞明白那个方法是什么,”晏临道,“既然已经回来了,就安心做你自己,这个世界的你是你,其他世界的你也是你。为师虽然不知你在另一个世界经历过什么,但为师相信你不会因此而迷失,总有一天这些秘密会被揭晓,在那之前,你不妨将这一切都当成一场修炼。”

    他说着将手按在对方肩头,像是想给予他某种安慰似的,微微地用了一点力。

    闻朝浑身一抖他本来是虚坐着的,被他这么一按,猝不及防之下直接坐实了。

    他艰难地维持住自己的表情,觉得没有什么修炼方式比含一块玉更艰难了,穿书不穿书的不过是换了个世界活着,而含着玉……根本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他脸色变得不太好看,忽然看向对方,轻轻地问:“师尊,你是故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