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 第69章 第 69 章

第69章 第 69 章

 热门推荐:
    闻朝再次被拖进密室,颤抖得不能自理,惊恐万分地往后退:“师尊,我们下次再继续好吗?”

    “不好,”晏临朝他逼近,直接将他困在了自己和墙壁之前,伸手勾开对方衣襟上的系带,“最后一次。”

    闻朝大惊失色。

    最后一次?

    以为他不知道一次就是一夜吗!

    衣袍掉落在地,温凉柔软的唇堵住了他还未出口的话,闻朝颤抖地闭上眼,喉间滚出一声支离破碎的呜咽。

    他紧紧地勾住了对方的脖子,身体悬空带来了极大的不安全感,心脏激烈地跳动着,呼吸也因此而急促起来。

    不要吧……

    之前好歹还是被摁在软榻上,现在要直接抵在墙上了吗!

    大可不必换这么多花样!

    气息纠缠之间,他愈发痛恨起那本倒霉的双修古籍来,也不知这古籍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没准是他师尊随口编出来糊弄他的。

    青崖仙尊果然段数太高,他根本不是对手。

    可怜的魔尊大人又被捉进小黑屋,被师尊抵在墙上,在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反反复复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他身上泛出星星点点的红痕,又随着时间流逝而消退,终于结束的时候,皮肤依然是完好如初的。

    除了合不拢外,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闻朝死鱼一样趴在软榻上,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最后一丝力气也被榨干,生理性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掉,他眼尾通红,哭得直打嗝:“师尊……太过分了。”

    “为师确实很过分,”晏临居然面不改色地承认了,“但风鸣不也很喜欢吗?”

    闻朝:“呜……”

    双修确实是神奇的修炼方法,舒服的时候舒服到升天,舒服完了又累到恨不得原地去世,他能感到师尊留下的精纯修为还存留在体内跟已至炼虚境的青崖仙尊双修,他确实是怎么都不亏的。

    唯一亏的可能是腰,还有腿。

    闻朝实在是太累了,他疲惫万分地合上眼,伸出一根手指往地上指了指:“衣服里……有封信。”

    说完,直接昏死了过去。

    晏临有些诧异纵然他们真的进行了四天四夜,也不至于把人日晕过去吧,而且怎么看也是他出力比较多,他的徒弟未免比他还弱不禁风,躺着享受都能晕倒。

    他轻轻叹气,帮对方清理了身体,又给他盖上薄毯,最后在他鬓边吻了一吻,低声道:“累了就好好睡一觉。”

    闻朝已经睡着,自然不会再回应他了,晏临捡起他掉在以上的衣服,从里面摸出一封有着烫金花纹的信。

    千机阁来信,红色封漆,是加急件。

    晏临在矮几边坐下,将桌上的灯调得更亮了一些,他拆开信封,阅读完信笺之后,眉心皱了起来。

    信是千机阁阁主亲自给他写的,信里说,给他修复那副黄金镣铐的事要延期了。

    闻朝曾戴着那副镣铐替他抵挡天劫,镣铐被天雷劈中,锁环之间的细链被过于强横的天雷劈断了,后来送回千机阁去修,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多。

    因为镣铐材质特殊,由“三足蟾金”打造的东西,也只能由三足蟾金来修复,偏偏这种材料在千机阁没有了存货,所以一直拖到现在。

    信中说,一个月前他们又得到了新的三足蟾金,本来应该能把镣铐修上了,可不知为何,最近千机阁的锻冶台频频出错,已经炼毁了十多件法宝,阁主不得不下令暂时关闭锻冶台寻找出错的根源,在恢复正常之前,修复镣铐的事也只能暂时搁置。

    晏临把信翻到第二页,眉心的褶皱更深了。

    千机阁是几千年的仙门大派,专精制造、锻冶,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出现这么多的失误,经过检查,他们的匠人没有问题,炼制过程也没有问题,问题出在灵气上。

    炼制法宝需要消耗大量的灵气,法宝等级越高,需要的灵气就越精纯。法宝对灵气非常敏感,一丝差错也不能有,一旦天地间的灵气出现异常,千机阁首当其冲,会因此蒙受不可估量的损失。

    现在,纵然其他仙门还未感受到,千机阁的状况却已足以证明天地间的灵气出现了波动。

    大千世界的灵气变稀薄了。

    连通大千世界与外界的门,很可能出现了问题。

    --

    闻朝一直昏睡到第二天才彻底清醒过来,只感觉口干舌燥、浑身酸软,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疼,忙就着仙露服下了恢复用的仙药,这才哼哼唧唧地爬起身,拽过搭在旁边的衣服给自己披上。

    随即,他看到晏临正在矮几边写信。

    闻朝两腿还是软的,坐在榻边缓神儿,随口问:“千机阁来信说什么了?师尊又定做了什么东西准备给弟子用吗?”

    晏临抬头看他一眼,表情竟出奇地严肃,没理会他后面那句话,将信中的内容简明扼要地复述给了他。

    闻朝有点惊讶:“大千世界的门坏了?是那道裂隙又开了?师尊上一次去修补裂隙,是在什么时候?”

    “八十年前,”晏临道,“按正常情况,裂隙百年才需要修补一次,现在还远没到时候,而且即便封印提前破裂,以那道裂隙的大小,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影响到修真界的灵气平衡,那道门……可能出现了新的状况。”

    他说着写完最后一个字,放下笔,就要把信纸折起:“灵气外泄对于修真界来说是毁灭性的灾难,为师要上一趟天柱山,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等一下,”闻朝一把按住他的手,“既然不是师祖踹坏的地方又坏了,那这个责任就不是我们的,既然不是我们的,为什么要师尊去管?”

    晏临面露诧异:“扶云派作为第一仙门,自然有责任监管这些事。”

    “师尊忘了吗,你已经不是扶云派掌门了,我们现在和扶云派没有任何关系,不过是偷偷跑回来的。”闻朝站起身来,“即便师尊还是扶云派掌门,这件事也不该由我们来管,扶云派为修真界做了那么多,给了其他仙门那么多庇护,到头来换得怎样的下场,师尊不是心知肚明吗?”

    晏临被他问得微微一愣,随即垂下眼:“话虽这么说,可千机阁是无辜的,我与阁主交好多年,他此番写信跟我商量对策,难道要我回绝于他?”

    闻朝整理好了衣服,袖口的金线在灯光上闪烁出微光:“千机阁若是损失,那损失就不止是他们的,而是整个修真界,且千机阁立派扬名已久,即便是坐吃山空,怕也要过上千余年才行。若修真界的灵气真的在不断外泄,那么首先撑不住的,绝不是千机阁或者扶云派。”

    晏临放下了信纸:“你的意思呢?”

    “我的意思是,我们不要管,”闻朝与他对视,漆黑的眼眸中透出一丝冷漠,“反正没人知道师祖踹坏了大千世界的门,只要我们不说,就没人会联想到我们头上。而且我们不管也有充分的理由,三月之前各大仙门刚刚来找过我们的麻烦,现在修真界危机,我们坐视不理才是正常的,既然他们行,那不如让他们先上,我们若早早出头,反倒被人笑话。”

    晏临坐在原地思考了很久,忽然将那信纸放在火上烧了:“你说的有理,我重新给千机阁写一封信,让他们先散播消息,不要轻易出手再知会一下你师叔师伯。”

    “师尊能想通就好,”闻朝松一口气,眼中重新浮现出笑意,“我还以为师尊放不下身份,执意要出手呢。”

    “为师有什么放不下身份,”晏临重新开始写信,“人人指责的仙道第一人,还有什么身份可言吗?”

    闻朝一听这个,瞬间又不太高兴了,他转了转眼珠,脑子里灵光一闪:“师尊提醒我了,这是个好机会,修仙者需要灵气,魔族却不需要,我这个新上任的魔尊,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显示一下存在感?”

    晏临笔尖一顿:“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做魔尊该做的事,”闻朝说,“有些事扶云派不好出面,那不妨由我来,反正仙魔两界素来不合,魔族趁人之危、落井下石也无可非议,不如就借此机会挑起战事。”

    晏临眉头一跳,没想到他徒弟居然能说出这种危险的言论:“若是开战,那维护千年的三界和平可就破了。”

    “破了就破了,如今的修真界,哪配拥有三界和平?再说了,和平契约是‘青崖仙尊’与上一任魔尊和当今妖王立下的,当时青崖仙尊代表仙界,而现在青崖仙尊被仙界自己抹除了头衔,和平契约就变成了与青崖仙尊一人签署,不伤害仙尊曾经所在的扶云派,以及扶云派的盟友千机阁,对其他仙门一视同仁发起攻击,有问题吗?”

    晏临沉默半晌才道:“没有,不过……你不要闹得太过分。”

    “那自然不会,我只需要掠夺他们一点天材地宝,让他们无法抵御此次修真界危机,让不断外泄的灵气成为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刀,这样……他们要么亲自上天柱山,要么放下尊严,跪下来求扶云派。”

    闻朝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彩:“化神境大能可不是每个门派都有的,上次凌绝阁长老已经被师尊一剑废了,除非凌绝阁掌门亲自去。修真界能上天柱山的人,寥寥可数。”

    晏临将重新写完的信装进信封,双指捏住信封轻轻一划,一道白光闪过,信已被仙术传送到了万里之外的千机阁,他神色略显复杂地看向闻朝:“魔尊的身份还当真方便,只不过,你若真的挑起这次战事,就要被修真界铭记千百年了,而且是……不太好的那一种。”

    闻朝坐到对方腿上,搂住他的脖子:“那又怎么样,他们自作自受,仙魔两界本身就互有胜负,我不过是让他们好好清醒一下而已。”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晏临唇边浮现出一抹无奈的弧度,轻轻在对方嘴唇上吻了吻,“可我不忍心让你一个人背这骂名,不如算我一个两个人承受,总比一个人承受好得多。”

    闻朝有点脸红,慌忙往一边避开:“别……亲亲就得了,别再来了,弟子真的要废了。”

    “好,”晏临的手落在他腰间,用仙术帮他抚平浑身酸痛,附在他耳边道,“那我们明天再来。”

    闻朝登时脸色一变:“明天也不要!十天之内,师尊都不要再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