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 第75章 第 75 章

第75章 第 75 章

 热门推荐:
    照影剑呜呜咽咽,一副做错事后被主人收拾的模样,它委屈地躺在晏临掌心,兀自嗡鸣不止。

    “……罢了,”晏临忽然叹口气,神色缓和下来,他伸手触上剑身,修长的手指在剑身上缓缓摩挲,像在爱抚一件珍爱的宝物般,将上面融化的白霜一点点拭去,“几百年也不曾御过剑,就这么一次,你还不给面子下次不准了。”

    照影剑好像被他安抚下来,渐渐地停止了颤抖,被晏临收回,消失在他掌心。

    闻朝始终在旁边看着,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说他师尊这打一巴掌给个枣的手段,简直练得炉火纯青啊。

    仙道第一果然是第一,各个方面的……

    晏临并没顾上考虑徒弟的心思,也没料到对方因此悟了什么,他视线向下眺望,眉心微微蹙起:“拦住那两只妖兽。”

    两只捡回小命的妖正疯狂向远处逃窜,这时候才有一道人影从山峰倒塌激起的漫天灰尘中破雾而出,向妖兽逃窜的方向追来。

    看衣着打扮,应该是凌绝阁某个长老。

    闻朝在心里嗤了一声,抬手招出神火,在空中划出一道火龙,冲着那位长老袭去,黑龙配合他吐出龙息,火借风势瞬间暴涨数倍,不仅将那位长老吞没,甚至让整个凌绝阁的残骸都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既然做了,不妨干脆做绝,这场大火足以让那群长老们抢救三天三夜了。

    黑龙朝那两头逃跑的妖兽追逐而去,地上的白蛇也在做同样的事。闻朝远远地能看到白蛇在树林间穿行,蛇背上多了一个灰色的小点,应该是玄境。

    不出多一会儿,白蛇闪电般追上了两只妖兽,蛇身一卷,直接将它们缠绕起来,受到惊吓的灰狼不分敌我地开始撕咬,尖锐的犬齿刺穿了白蛇的鳞片,深深嵌进肉里。

    闻朝心头一惊:“拂柳!”

    平常柔弱懒散的美人战斗时一点也不含糊,即便同时被两头妖兽撕咬,拂柳也没有放开身体,反而越卷越紧,两妖一魔顿时陷入僵持。

    黑龙快速降落,还没停稳,晏临已从龙背上跳了下去,他轻飘飘地落在两只妖面前,炼虚境的威压毫无保留地散发出去,像是细密的剑网一般让人喘不过气。

    两条蛇和一只狼正混乱地搅作一团,被这道威压一压,三只同时停下动作,灰狼缓缓松开嘴,喉咙里滚出呜咽似的狼嚎,再不挣扎了。

    白蛇打开身体,将被他紧紧缠住的两只放出来,并化作人形。

    拂柳满身鲜血,已是伤痕累累,他伸出蛇信舔了舔自己受伤的手腕,懒洋洋道:“真是难缠,明明同样是蛇,被轻易地烙上烙印也就罢了,居然连敌人和同伴都分不清,若不是怕你逃出去作乱,我都不想理你。”

    瞎了眼的黑色大蛇盘曲在地,也被威压压得动弹不得。

    “拂柳,没事吧?”闻朝连忙上前,看到他的伤口已在自行愈合了。

    “没事,”拂柳瞄一眼晕倒在黑龙背上的沉星,好像终于有机会说出憋闷已久的吐槽似的,“小鬼就是小鬼,身为护法这么不稳重,还怎么保护尊主的安全?”

    闻朝:“……”

    原来这条蛇也是有脾气的?

    跟他相处久了,总觉得这美人纤细得一掐就会断,举手投足总是懒懒散散,说话总是慢慢吞吞,现在才发现他居然是“柔弱无助却能打”的那一类。

    果然魔不可貌相。

    两只妖已在晏临的压制之下被迫安静下来,晏临走上前去,伸手轻轻触上灰狼额头。

    灰狼吓得浑身都在抖,呲出的犬牙表现出强烈的敌意,却因为威压的压制,一动都动不了,只能任由对方靠近。

    晏临无声地念了一道诀,灰狼浑身一抖,眼中的血红缓缓退去,整头狼变得温顺下来。

    晏临又如法炮制,让黑色大蛇也安静下来,随即撤去威压:“每个门派的烙印方式都不尽相同,我无法替你们抹除,只能暂时用寒气压制。三个月之内你们将不再受到烙印的控制,这期间你们是打算随我回去,还是一走了之,自己决定。”

    灰狼碧蓝色的眸子透出些许恐惧,它一动不动地盯着面前的白衣剑修,似乎想确认这个人是否安全可靠。

    晏临其实没有给出可供选择的余地,这两只妖若是当场走了,三个月一到,还是会被凌绝阁抓回去元气大伤的凌绝阁已没有机会再去抓新的灵兽,而逃走的两只烙印还在,想想也不会放过它们的。

    如果跟晏临走了,纵然烙印不能抹除,也可以继续压制,总比再被凌绝阁抓回去的强。

    闻朝看向师尊的背影更加肃然起敬,他现在有点理解孟在渊为什么会乖乖留在扶云派守门一千年,没想逃跑了。

    晏临继续道:“若决定随我离开,就变成寻常野兽大小,免得引人注目。”

    灰狼迟疑了一会儿,抬起爪子指了指还套在自己脖子上的锁环。

    锁环上刻着繁复的咒文,咒文可以迫使它维持现在的身形大小。晏临淡淡地扫上一眼,一剑将锁环斩碎了。

    灰狼立刻变回普通狼那么大,警惕地打量着这一圈的人,最终选择了一个看上去最和善可亲的它小心翼翼地接近闻朝,停在他脚边。

    闻朝看着它鲜血淋漓的脖子,从储物戒掏出仙露帮它清洗,又仔细地淋上仙药,灰狼疼得浑身打颤,咬紧了牙齿,一声不吭。

    大蛇也变回二指粗,细细的一条小黑蛇,被拂柳收进了袖中。

    远处的大火还在燃烧,无数人影在忙碌着,试图挽救他们一夕之间覆灭的仙门。

    闻朝丝毫也不同情地看了一眼,带上所有的战利品,以及中途加入的师尊,携一干魔众返回魔界。

    --

    一行人回到魔界的时候,沉星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了,断掉的双臂在魔体和碧海潮生花的作用之下迅速再生,和以前没有任何区别。

    就是人暂时还没醒。

    拂柳抱起沉星,牵上狼,尽职尽责地带着魔们去分享从凌绝阁打劫回来的战利品。

    玄境显然对此不感兴趣,坐在一边吹起了笛子。

    闻朝从龙背上下来,不知怎么竟踉跄了一下,晏临忙扶住他,一握他的手,就感觉他身上非常烫,不由心惊:“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没什么,”闻朝咬牙稳住身形,觉得自己有些头重脚轻,他压低声音道,“刚刚招神火,好像一不小心乱了内息。”

    晏临皱眉:“神火不是已经与你融合很久了,怎会因此乱了内息?”

    闻朝摇头,抬脚往寝宫走:“是因为魔界传承。”

    他这么说,晏临便瞬间懂了。

    这些天闻朝为了早日提高境界,触及化神境瓶颈,每天都在尽力消化魔界传承,但那传承所蕴含的能量实在太过庞大,消化起来极度消耗体力,他必须得非常专注,把能量一点一点从魔纹里往外引,不能多也不能少,一旦一次性引得太多,他可能会被当场撑破经脉。

    而他刚刚招神火时不小心分散了注意力,体内的平衡一下子被打破了,之前还没有察觉,现在回到魔界,才发现身体有些难受。

    晏临随着他进了大殿:“找个地方,我帮你梳理。”

    寝宫里所有的晶石都被撤走了,原本嵌在地面上的也已被玄境沉进地底,现在放眼望去一颗晶石也看不到,晏临待在这里,暂时不会再被灼伤仙体。

    灵泉中的晶石也已撤走,温泉重新变回冷泉,不过这对于现在的闻朝来说却正合适,他浑身烫得厉害,迫不及待想找点冷水降温。

    没有了晶石的灵泉池显得有些单调,闻朝趴在池边喘了两口,觉得胸口发闷,有点上不来气。

    晏临也随他入水,拇指在他两侧腰眼一抵,闻朝便感觉两道灵力打进身体,钻入经脉,他顿觉一阵酸软,喉中滚出一声变了调的“啊”。

    灵力在他体内运行一周,窒闷感立刻被冲淡了,紊乱的内息重新调整过来,然而他浑身也失去力气,软软地倒进对方怀中。

    晏临从背后环住他,扶他站稳,在他体内探查一番:“魔界传承,你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消化完的,想完全借此冲击化神境瓶颈,恐怕有些困难。而且你现在消化得这么吃力,硬要继续下去,可能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那应该怎么办?”闻朝缓口气,“我总觉得即便真的会有人上天柱山,也修不好那道门,他们最终怕是还要来求我们,正好我也想上去看看师祖到底留下了什么,不如借此机会师尊有什么法子能助我快速提高修为吗?”

    晏临沉默片刻:“你当真想知道?”

    “当然。”

    “双修。”

    “……”

    “双修”这两个字一出口,两人同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闻朝干笑道:“没有……别的方法了?”

    “若是换作平常,我可以给你灵力灌体,但现在你体内容纳了太多的魔界传承,我怕两股力量相冲,反而让你受伤。”晏临顿了顿,“而双修……是给予你我的精元,这种力量相对温和,不会与其他任何东西发生冲突。”

    闻朝听完,耳根又不自觉地开始红了,他犹豫了一会儿,终于狠下心来:“那……那就来吧。”

    晏临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你不是说你不想?还让为师十天之内不要碰你。”

    闻朝拿出了壮士赴死般的决心,结巴道:“没关系,反正十天已……已经到了,大不了我们今天双修完再……再歇十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