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 第81章 第 81 章

第81章 第 81 章

 热门推荐:
    便在这高空之上,乘龙而飞之时,闻朝俯身吻住了师尊,他合着眼,专注而虔诚地覆住那温凉柔软的唇,轻轻递出舌尖,像是在邀请。

    晏临先是一顿,用余光扫向那位站在数步开外的闲杂人等,本想拒绝,可徒弟的舌尖已经探了进来,一下子将他的注意力从无关紧要的人身上拉回,专注于眼下。

    两人独处时也经常亲吻,但和在有人注视的情况下到底是不同的,师徒两个齐齐放弃了不值几块灵石的羞耻心,温热的鼻息交织在一起,加深了这个吻。

    解·无关紧要的人·悬天就站在旁边看着,感觉自己现在的瓦数相当高,即便是金光寺的和尚也不能与他比肩。

    什么玩意啊。

    他辛辛苦苦逆着灵气乱流返回,帮他可怜的徒孙逆天改命,就是为了看他徒弟和徒孙在这里卿卿我我、缠缠绵绵、酱酱酿酿吗?

    他果然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配角罢了,实力超群又如何,修真界的传说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在给那师徒两个牵线搭桥,又当月老又当红娘,最后还得戳在这里充当灯泡,普度万丈光芒。

    罢了。

    解悬天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向前方,背影相当落寞。

    他不过天地间一匹孤狼。

    “孤狼”被“孤龙”驮着飞向扶云派,一人一龙都没说话,只竖着耳朵,听到身后传来轻微的喘息声,某个率先搓火的人正在求饶:“够……够了,不要在这里……”

    解悬天抬手捏了个消音诀,耳不听为净。

    晏临自然懂得分寸,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在龙背上,还当着师父的面。他轻轻一抹唇角,放开被他按倒的徒弟,站起身来:“师父,不知师父可有办法抹去妖身上的烙印?”

    闻朝躺在龙背上,眼神有些迷离,半晌才爬起身,就看到那位通天彻地的大能师祖站在黑龙肩膀上自闭,对徒弟说的话充耳不闻。

    “师父。”晏临又叫了一声,还是没得到回应,不禁眉心微蹙,上前拍他肩膀。

    “干什么?”解悬天回过头来,撤了法术,“我不看着还不行是吧?非得有人盯着才觉得刺激?”

    “……”晏临装没听见,“我是说,师父可有办法抹除妖身上的烙印。”

    解悬天:“抹谁的烙印?孟在渊?他身上没这东西吧。”

    晏临还没答,座下的龙突然开了口,他声音沉闷,心情郁结,酸溜溜地说:“您连孟在渊的名字都记得,唯独不记得吾,吾对您来说,就这么无足轻重吗?”

    解悬天头疼地挠了挠鬓角,随口哄道:“对不起,我错了,我会记得你的。”

    黑龙稍稍被安慰道,不再说话了。

    晏临将话题拉回正轨:“不是孟在渊,是前段时间风鸣让魔族去其他门派捣乱,从他们那里抢回来的镇派灵兽。这些灵兽目前都关在扶云派,它们中有一部分灵智已毁,敌我不分胡乱撕咬,即便带回妖界也会引起混乱,只能暂时用法阵控制着,寻找让它们平复下来的办法。”

    “灵智已毁吗,”解悬天轻声,“那没办法了,如果是因修为折损失去灵智,再修炼个千百年还能回来,被烙印抹除的话……我也无能为力。”

    晏临抿唇。

    师父说无能为力,那就是上天入地都找不到任何方法了。

    黑龙缓缓降低飞行高度,前方就是十万雪山,扶云峰坐落在雪山巍峨之中,沉默地守护着这一方天地。

    空气开始变冷,天空中飘散起细小洁白的雪花,便迎着这晶莹的细雪,解悬天的声音飘散在微风里:“虽不能救,我却可送它们一程。”

    黑龙穿过云层,降落在雪峰之上,扶云派的弟子们早早地等在那里,等待他们昔日的掌门回来。

    半山腰的空地上聚集了很多人,弟子们眼泪汪汪的,他们刚一落地便迎上去,你一言我一语:“青崖仙尊回来了!风鸣师兄也回来了!”

    “呜呜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们!”

    “回来就不准再走了!”

    师徒两个瞬间被一拥而上的弟子们淹没了其实他们早就回过扶云派,只不过是偷偷回的,弟子们一直不知道,现在觉得时机成熟,才将归派的消息通知给他们。

    晏临虽生性冷淡,在弟子们眼中是难以接近的存在,可此情此景,也没人再顾及这些,甚至有不少弟子当场哭了起来,又哭又笑的,一时非常混乱。

    解悬天站在人群之外,皱眉沉思。

    他不过离开大千世界三百年,这群家伙就全都不记得他了?他的徒弟和徒孙居然比他的魅力还大?

    忽然,有一道声音颤巍巍地传进他耳中承衍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磕巴道:“师师师师祖?!”

    他声音不小,一下子盖过了所有嘈杂,弟子们齐齐向这边看来,一个接一个睁大了眼。

    “师、师祖?”

    “师祖……是谁?”

    “三百年前合道飞升的在水仙尊?他不是已经破碎虚空离开了,居然……”

    “啊?就是青蛰、青崖、青梧仙尊共同的师父?!”

    解悬天看着满脸惊吓过度的弟子们,终于觉得找回了自尊,他正抬手想说话,却见围在周围的弟子突然下跪,齐刷刷跪了里外三层,异口同声:“恭迎仙尊!”

    解悬天:“……”

    唯二没跪的是闻朝师徒,闻朝在人群中找到了自己的小师弟,上下将他打量一番:“风枢。”

    “师兄,”风枢起身跟他拥抱了一下,“对了,小师叔让我在这里等你们回来,说你们回来后立刻去找他他用法阵拴住那些发狂的妖,但快要到极限了,需要师尊协助。”

    “好,你带路。”闻朝回头看了一眼解悬天,后者冲他点头。

    解悬天随意敷衍了一下没见过世面的弟子们,一个闪身便从众人眼前消失,出现在闻朝身后。

    风枢带他们往山峰最高处走,那里原本是镇派灵兽晒太阳的地方,此刻却被各式各样的妖占满了。几人还没走近,就听到孟在渊暴躁的怒吼:“别吵了!再吵,本大爷把你们全吃了!”

    可失去灵智的妖哪里听得懂他的话,此起彼伏的嘶吼声中,青梧坐在空地正中央,他脸色有些苍白,正用仙法将这些妖锁在原地无形的风凝结成绳,牢牢捆在它们身上,但这风绳已经被无数次抓挠撕扯弄得极细,仿佛下一刻就会断掉。

    各门派为了排面,都会选择道行深的妖作为镇派灵兽,在他们救回的这些妖中,最弱的也有千年修为,这么多妖一起挣扎,实在超过了青梧所能控制的极限。

    晏临当即拔剑,寒气顺着风攀援而上,将风绳凝结成冰,场面瞬间稳住了。

    青梧松一口气:“多谢师兄。”

    魔界的两位护法也在这里,他们远远地站在一旁,免得被仙法误伤。

    解悬天环顾一周:“都在这里了?”

    晏临:“其他尚有灵智的,我已经暂时压制了它们身上的烙印,现在它们分散在山上各处,师父若是需要,我把它们召集过来。”

    “不必了,先处理这些吧。”解悬天走向最近的一只妖,伸手轻轻触上对方额头。

    这妖双目赤红,狰狞的獠牙呲出嘴外,地上全是从它嘴里流淌出的涎水。它朝正在接近的男人发出威愤怒的低吼,看到对方伸手过来,一口咬了上去。

    闻朝一惊:“师祖!”

    即便是成年男性的手腕,在体型巨大的妖物面前也显得极为脆弱,可正是这看似脆弱的手腕,竟在利齿的咬合之中纹丝不动,那妖像咬到了一块硬度极高的铁,牙齿都被崩出一丝裂纹。

    闻朝有些震惊。

    这便是合道大能的躯体?

    师祖躯体的强度远超他的魔体百倍,也只有这样的躯体,才能在灵气乱流之中存活下来,离开大千世界,飞升去外界。

    那扇门若是不修,只怕所有被吸进门里的东西都会被搅碎成粉末。

    解悬天看着那只妖,竟也不急着抽回自己的手,他眼中透出一丝悲悯,像在注视一个弱小的生灵,哀叹它的不幸。

    他极轻地叹了一口气,一寸一寸地拔回自己的手,那修长手指上沾满涎水,却一丝伤痕也无:“救不回来了,它们会一直发狂攻击到死,这对我们来说是一种痛苦,对它们而言亦然。与其这般痛苦地活着,不如……早登极乐吧。”

    他说着轻轻翻过手掌,一股湿润的气息降临在这片山峰上,风停止了流动,妖兽停止了嘶吼,所有的喧嚣自耳边散去,世界陷入一片宁静之中。

    闻朝睁大眼他看到自己脚下出现了一片湖,这片湖无边无际,从地面连上云天,所有的人与景都倒影在这片湖水中。水面平静如镜,让人一时分不清究竟哪个是真实的,哪个是倒影。

    整片天空,悬在了水里。

    分明是白天,湖水中却降临了夜幕,水面映着所有静止下来的妖兽,也挂着整条浩瀚的星河,星子就随着水波流动,细碎的光点渐渐与妖兽融为一体,不知是妖兽散去化作星子,还是星子凝结成妖兽。

    闻朝站在原地,觉得自己也要化作星子散去,忽然一只冰凉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晏临冲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被这幻象迷惑。

    这是个幻境,像庄周梦蝶一般,可以令任何东西轻易地迷失在里面。

    星子随水波流向远处,发狂的妖兽融在这片星河之中,消失了踪迹。

    由水孕生的万物,也将由水带走。

    “去吧,”解悬天说,“就当这场修行不过是大梦一场,柔水将抚平一切,再醒来时,又是全新的开始。”

    他顿了一顿:“只不过下一次,不要再落进别人手中了。”

    他说着回过头来,他迎着光,整个人竟显得格外温柔。他用最温柔的手法结束了妖兽的痛苦,温柔到让人不觉得那是一场杀戮。

    极致的暴躁与极致的温柔,竟毫不违和地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

    湖面消失,白色的孟极跳跃至众人跟前,她碧绿的眸子凝视着那个迎光而立的男人:“悬天在水,星河故梦在水仙尊的成名绝技,想不到能有幸得见。”

    “我已不是这里的人,不必再叫仙尊了。”解悬天合上眼,“抱歉了,送走了你这么多子民,希望你不要怪我。”

    “能让你亲自送它们一程,它们应该感谢才对。”孟极落在他身边,“剩下的那些尚有神智的,也要麻烦你了,等解决完这些事,我也该离开这里,回归妖界了。”

    孟在渊立刻凑上来:“母后,我也想……”

    孟极伸出爪子,冷淡地将他推开:“你跟人家签了一千年的契约,还是老老实实留下来看门,以后别说我是你母后,老娘可没你这么蠢的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