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 第82章 第 82 章

第82章 第 82 章

 热门推荐:
    孟在渊满脸受伤,他用脑袋在孟极身上蹭了蹭:“我好久都没见到父王了。”

    “那死东西不见也罢,”孟极相当冷漠,她撇下儿子尾随上了解悬天,“仙尊。”

    “知道了,”解悬天道,“去把剩下的妖都召集来吧。”

    青梧以风传信,将分散在扶云峰各处的妖都召集到山峰最高处。这些妖身上或多或少都有被锁链拴过的痕迹,虽然现在烙印暂时被晏临压制住,情绪还算平稳,但因为被囚禁的时间太长,它们变得非常警惕,不想和任何人亲近。

    妖兽们被带回扶云峰后的这些天,连东西都不肯吃,弟子们只能把食物和灵果放在隐蔽处,离开之后,它们才会小心翼翼地钻出来。

    青梧和风枢一直在给它们疗伤,因此尚能跟它们接触。一头虎妖凑到风枢旁边,它跛着一只前爪,爪子上还缠着绷带。

    风枢伸手轻轻触上伤处,掌心逸出大量青光,温柔地将虎妖受伤的前爪包裹起来:“再治一次你就可以彻底痊愈了。”

    虎妖喉咙里滚出低沉的呼噜声,用脑袋在少年单薄的躯体上蹭了两下,表示友好。

    晏临:“各门派使用的烙印都不同,我不敢贸然去解,因此只好麻烦师父了。”

    “区区烙印而已,”解悬天又是一翻手掌,“镜花水月。”

    地面再一次变成了湖面,闻朝低头,看到这次出现在水中的不再是繁星,而是皎皎明月。

    柔和的月光洒在妖兽身上,自月光之下开出了朵朵白花,细小的白花散发出淡雅的香气,它们随水流轻轻地打着旋,妖兽像是受到某种蛊惑般,纷纷低头去喝湖里的水,将白花也一并喝了进去。

    沉星和拂柳两大魔界护法站在远处,沉星伤势已完全痊愈,正板着脸道:“这到底是什么仙法?我从没见过。”

    “水的力量,”拂柳声音很轻,细微而缓慢,“水可以抚慰一切,也可以摧毁一切,水千变万化,衍生万物,修炼到他这个境界,可以用水做任何事,救人可,杀人亦可。”

    沉星看向那个站在幻术正中央的男人,没由来打了个寒战:“合道大能……他若是想的话,甚至可以无声无息地杀掉我们,不会引起任何人关注。”

    “不止呢,”拂柳微笑起来,“还可以顺便抹除所有人对我们的记忆,这样,便不会有人知道我们存在过,更不会知道我们已死了他想要抹杀这个世界中的任何人,都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沉星素来冷酷的小脸上竟透出一丝惊恐:“还好他不修杀戮道……这样一个人,愿望却是让三界和平?扶云派是由他一手建立的吧,听说扶云派立派之初,宗旨就是维护和平,至今未变。”

    “谁知道呢,”拂柳轻声道,“这恐怕就是我们所不能企及的境界吧。”

    远远地,解悬天收了仙术:“好了,你们神魂中的烙印我已替你们抹除,从今往后你们不再属于任何人。你们可以现在就跟随孟极返回妖界,也可以在扶云派多留几日,治好伤再走你们自行决定。”

    妖兽们面面相觑它们早已习惯了被命令,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居然还能“自行决定”去留。

    蓝眼睛的灰狼回到沉星身边,沉星摸了摸它的脑袋:“这小狗是赖上我了吗?”

    拂柳:“那不是狗,是狼。”

    “差不多吧。”沉星和那双碧蓝色的眼睛对视,“小狗,你是打算回妖界,还是随我回魔界?”

    拂柳:“都说了是狼……”

    灰狼已经伤愈,一声不吭地站在沉星脚边,既不回答他的话,也没有要追随孟极而走的意思。

    沉星轻哼一声:“脾气还挺倔的。”

    拂柳伸出手,那条变成二指粗的黑蛇又回到他身上,像个手环似的挂在他纤细的手腕上。他轻轻抚摸着黑蛇冰凉的躯体,低声道:“你也要随我回魔界吗?”

    “差不多就嫁了吧,”沉星说,“正好你俩都是蛇,还挺般配的,你揣几个蛇蛋,给魔族多孵几条小蛇。”

    拂柳用异样的眼神盯着他看:“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是雌蛇?”

    “你不是吗?”

    “……”

    沉星惊讶地睁大了眼,脸上的冷酷彻底消失无踪:“你居然是雄性?!”

    拂柳扭头就走。

    没有人注意到左右护法之间的小插曲,解悬天摆摆手:“散了吧。”

    “龙傲天!”惨遭母亲嫌弃的孟在渊化悲愤为动力,向黑龙发起了挑战,“打一架吧!”

    黑龙也发出一声嘶吼,以战斗抒发被偶像遗忘的悲痛。

    两只大妖激烈地战斗起来,十万雪山一片地动山摇。

    解悬天难得回来,自然少不了要和几个徒弟一一叙旧,晏临则带着闻朝和风枢回到了白鹿居。

    与嘈杂的山巅之上不同,白鹿居永远是安静的,三人刚进院子,风枢忽然开口:“师兄,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嗯?”

    风枢:“那只兔妖师兄还记得吧?这段时间师兄和师尊都不在扶云派,我便跟着小师叔找兔妖留下的地洞,发现洞还在,里面却是空的。小师叔一共找到了三十多个兔子洞,却一只兔子也没有找到。”

    “什么意思?”闻朝皱眉,“你是说,兔妖离开扶云峰了?”

    “我也不知道,但确实找不到他的踪迹了,小师叔通过风来感应,也感应不到他的妖气。”风枢有些发愁,“我是想提醒师兄,既然他已经离开扶云峰,不会随着师兄去了魔界吧?”

    闻朝想了想,笃定道:“不会,他去魔界也势必要打地洞,玄境是土灵根,若有东西破坏了土壤,他会第一时间发现的。”

    “他若主动离开自然最好,”晏临接话道,“否则的话,别怪我将他所有分`身赶尽杀绝,任他有几千年道行,他修炼的速度,总不能比我杀他的速度更快。”

    风枢快走两步,跟上晏临:“师尊,我要去给剩下的妖治伤了,我想在它们离开之前把它们都治好。”

    “好,你去吧,”晏临道,“不过复生之术极度消耗灵力,目前修真界又灵气匮乏,你量力而行,别勉强自己。”

    风枢点点头,就在白鹿居门口跟他们分开,独自走远了。

    小师弟变得比以前更加成熟稳重,闻朝多少不太适应,他正望着对方离开的背影,忽然听到晏临压抑地咳嗽了两声。

    闻朝瞬间回头:“怎么又咳嗽了?”

    “没事,只是刚从魔界回来,加上修真界灵气也不充沛,身体不太适应。”晏临进了屋,在书案边坐下,发现上面摆着一壶沏好的茶,还热着,应该是风枢给沏的,遂给自己斟满一盏,轻轻吹着冒出的热气。

    闻朝也没想太多,顺着这话问:“师尊对药物敏感,对灵气也敏感吗?”

    晏临端着茶盏的手一顿,抬起眼来:“他果然还是跟你说了这件事。”

    闻朝紧紧抿住唇。

    “多多少少有一些影响吧,”晏临苍白的指尖被茶盏的热度烫出一点粉色,“不用担心,现在门已被封锁,灵气会逐渐恢复,师父留下的结界撑个三五年不成问题,届时我们取来龟甲和龙涎,让他把门修好即可。”

    “他为什么不自己去呢,”闻朝小声嘟囔,“门是他踹坏的吧,他想从外面进来,难道非得要踹门不可?”

    “这个……”

    解悬天这人他再了解不过,把门踹坏分明就是故意的,这个人一直觉得自己处在天道的掌控之下,就故意要给天道找点麻烦,他要搅乱这盘棋,让下棋的人无从落子。

    解悬天此人,天生就长了一身反骨,他反抗一切,同时也在反抗自己,否则就不会建立扶云派,不会以“维护三界和平”作为立派宗旨。

    “师尊,”闻朝在他面前蹲下来,胳膊撑住桌面,把下巴垫在手背上,“我在想一个问题既然师尊对灵气这么敏感,总是陪我待在魔界肯定不行的,我也不可能一直陪师尊待在扶云派,而魔界到扶云派距离又这么遥远,骑龙飞一个来回都要半天……那么有没有什么更快捷的方法,能在魔界和扶云派之间建立一条通道,更快速地在两地之间往来呢?”

    这个问题成功把晏临问住了,他微微皱眉,思考片刻才道:“传送法阵的速度最快,但这种远距离的传送法阵并不是轻易就能开启的,以我的修为,在短时间内也只能传送一次而已,除非……”

    “除非?”

    “我有主意了,”晏临突然起身,“你先在这里等着,为师去去就来。”

    闻朝满脸疑惑,他坐到晏临刚才坐的位置上等他,随即视线一偏,落在右手边一摞书上。

    晏临喜欢看书,这一点他很清楚,白鹿居几乎每个房间里都有书架,书架的每一格都是由仙术划出的空间,里面能储存很多东西,因此这里的书籍总量远比表面看上去的多得多。

    不过,他此刻注意的却不是这点。

    他把那摞书最上面的两本拿起来,发现底下的书装订和上面的不一样,而且下面这几本都没有题目,书皮上一片空白,怎么看怎么奇怪。

    师尊还没回来,出于好奇,他拿起一本,随意地翻开来。

    在看到里面内容的一瞬间,闻朝突然僵住了。

    这是……什么?

    这香艳露骨的描写,这精美生动的插图,这……这明明是小师叔从人间拿回来的艳情话本!

    这东西怎么会在师尊的书案上?还怕人看到似的抹去题目、压在底下,而且不止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