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 第86章 第 86 章

第86章 第 86 章

 热门推荐:
    对于修仙者来说,但凡在仙途大道上有些成就,就很少会有人选择重新回到红尘俗世,一来凡间灵气远不如修真界充沛,二来修仙讲究“清修”,而俗世烟火气太重,一旦陷入其间,难免会影响道心。

    两人刚刚穿过结界,晏临便皱了一下眉。

    “怎么了?”闻朝扭头看他。

    “我记得上一次来,这里的灵气还没有这么稀薄,看样子这次大千世界灵气外泄,也影响到了凡间。”晏临说着放开神识,向远处铺展,“空悲应该离开此处很久了,附近没有他的气息你有没有他的随身物件?”

    闻朝心说他怎么会有一个和尚的随身物品,正要开口回答,却想起什么,在储物戒里摸了摸,找出一串佛珠。

    这佛珠是空悲和尚送给他的,说是为了向他表达歉意,他本来不想收,可最后发现佛珠还是到了自己身上。本以为这东西没什么用,没想到竟然还能派上用场。

    晏临接过佛珠,用神念扫过去,点头道:“这佛珠应该是他常年伴身的东西,有了这个,便不难找到他了。”

    他说着口中默念了几句什么,同时指腹在佛珠上轻轻一划,一道白色的光从佛珠上飞出来,在空中凝聚成一只小巧的灵鸟。

    灵鸟在原地徘徊了一阵,像是寻找到踪迹一般,发出一声清脆的“啾啾”,扑棱着小翅膀向前方飞去。

    晏临收起佛珠:“走吧。”

    附近一个人也没有,四周无比安静,似乎很少有人经过,只有一条小路蜿蜒向前,隐进一片浓雾笼罩的密林里。

    两人追随灵鸟进了密林,晏临顺势握住徒弟的手:“此处是通往仙途的最后一道关卡,这片密林名为‘斩前缘’,密林里的浓雾有少许致幻效果,呼吸之间就会中毒,人在浓雾里看到自己曾经种种,如若割舍不断,就会在密林里迷失,只有寻道之心坚定,才能突破迷雾,抵达修真界的入口。”

    听他这么说,闻朝不由自主地放缓了呼吸:“我们也会中毒?”

    “这种幻毒效果甚微,只对炼气期及以下的修真者才有用,你我早不在此列了。”晏临的手又紧了紧,“不过以防万一,还是不要松开的好。”

    这样被师尊紧紧拽着,闻朝忽然就很有安全感,虽然他不是那种处处都要依靠别人的人,但能够找到一个依靠,能够在这个依靠怀里彻底放松下来,什么都不用想,是任谁也不会拒绝的。

    没有人比师尊更好了。

    在这里,他终于不是被世界抛弃的,而是被世界偏爱的。

    闻朝怀着这样一种心情,步伐也变得轻快起来。两人穿过密林,一路追随灵鸟,来到了一座凡间的城池。

    他倒也并不意外,小沙弥说空悲要去凡间修行,自然是要入红尘的,红尘味重的地方肯定少不了人烟,而空悲目前所在的这座城池……呃,好巧不巧,似乎是国都。

    他看着站在城门口检查通关文牒的士兵,一时傻了眼。

    他们没有那东西啊。

    闻朝茫然道:“空悲那种性格,竟然直接选择了一国之都?”

    “此处应当不是他第一个落脚点,”晏临低声道,“相必他想把大江南北都游历一遍吧。一国之都,容百家风貌,上至皇亲国戚,下至市井小民,倒也是不错的去处。”

    闻朝拽着他的胳膊:“可是,我们怎么进去?”

    晏临捏了一道诀,直接为彼此隐去身形:“走吧。”

    闻朝沉默。

    两人借着仙法隐匿身形,就这样堂而皇之地通过城门,晏临看着自己徒弟的脸色,解释道:“我们只是来找人,又不是真的要在凡间磨练道心,自然是速战速决的好,无需拘泥于那些东西。”

    闻朝:“知道了。”

    反正师尊的理由永远充分。

    灵鸟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儿,忽然振翅飞回,落在晏临肩头,晏临眉心微蹙:“城里人烟密集,气息太过杂乱,失去踪迹了。”

    “那怎么办?”

    “不过既然气息消失在这里,就说明他肯定还在此处,我们四处打听一下,找一个和尚应该还是不难的。”

    两人在隐蔽处改换了装束,隐去气息,又撤掉隐匿身形的仙法,晏临指指前方一座相当气派的三层酒楼:“我们分头去找,无论找没找到,天将黑时,都在那座酒楼前面汇合。”

    “好。”

    两人便在此处分开,闻朝一直看着师尊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这才深吸一口气,选择了与他相反的方向。

    其实在他还活着……不,还在现代的时候,很少会出入这种大型的公众场合,虽然他很小的时候做了骨髓移植,但身体还是比正常人差,抵抗力也偏低,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尽可能不往人多的地方跑。

    去的人最多的地方,可能也就是学校、公司,以及福利院。

    此时他穿行在人头攒动的大街小巷里,觉得浑身都不太自在起来,分明扶云派也是弟子众多,但他在门派内却全无这种拘束感。

    他站在岔道口,放眼望去,一整条街两侧满是各种商肆酒楼,当铺、药铺、书铺,无论哪一个,也不像和尚应该出没的地方。

    闻朝想了想,还是决定一一进去问问看,碰碰运气,可一圈下来,连路边摆摊的小贩、撑着算命摊坑蒙拐骗的假道士他都问了,根本没人看到什么和尚。

    倒是收获了无数异样的眼光,这大街上无论男女老少,谁经过他身边都要多看两眼,搞得他如芒在背,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师尊明明帮他把魔纹隐去了,装束也改换成最寻常的样子,现在他外表看上去应该就是个普通人而已,到底为什么要盯着他看?

    街头算命的假道士是个瘸子,正撑着他“十算十准”的布幡,一瘸一拐地追了上来:“别走,别走啊!贫道见你命犯桃花,这桃花少说也有八百多朵,这么多烂桃花,会消耗你气运的,贫道这里有‘驱桃散花符’,只卖你十文钱,再配上这个水火不侵的锦囊,也收你十文钱,只要二十文,你就能再无后顾之忧,考虑考虑吧!”

    闻朝扭头就走。

    “回来啊!贫道说的都是真的!”

    闻朝快步走远,心说师尊在他身边就能自动驱散所有桃花,还需要买这什么鬼符?

    他一口气穿过两条街,竟走得有些气喘,这才想起此处灵气不充沛,又没有晶石,即便是师尊这样的炼虚境大能,在凡间所能发挥出的实力也不过十之一二,更何况他这个元婴巅峰了。

    他站在无人处,喝了两口仙露回复灵气,眼看着天色已晚,今日只怕是一无所获。

    偌大一座城池,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能让人轻易迷失在里面。闻朝凭着记忆往两人商量好的汇合处走,边走边在心里疑惑他这一路上看到不少商铺都在售卖花灯,空气中还能闻到桂花的香味。

    今天……莫非是人间什么节日?

    金光寺接近人间,季节气候比较相似,因此现在凡间也正是秋日,秋日里比较重要的节日,也就只有中秋了。

    他们来一趟凡间,没找到和尚,倒是碰上个佳节?

    闻朝心里正在思考,脚步也因此放慢了些,忽然他鼻端闻到了焦香的甜味儿,一扭头,发现自己刚刚经过了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摊。

    天色已彻底暗了,小摊上撑着几盏灯,也很应景地换成了花灯,花灯在夜色下散发着柔和的光线,将红色的山楂映得更加鲜艳,上面薄薄在糖片闪着诱人的光泽。

    闻朝看着那个小摊,竟一时有些恍惚。

    仿佛突然回到二十多年以前,在他只有六七岁的时候,每天被福利院的阿姨接送上学,学校对面有卖小吃的摊子,其中有一家常年卖冰糖葫芦,每次从摊前走过,他都要多看上两眼,但阿姨知道他身体弱,不让他吃外面的东西,他也不敢主动提。

    只有一次阿姨临时有事没来接他,他拿着零用钱去偷偷买了一根,吃完以后才敢回去,结果不小心嘴角粘到糖片,被院长发现了,还训了他两句。

    这段经历尤其印象深刻,以至于他到现在还记得那根冰糖葫芦的味道,纵然后来成年了,工作以后财务自由,也没再去光明正大地买一根冰糖葫芦。

    此时此刻,他忽然就控制不住自己,上前从小摊上拿了一根。

    卖糖葫芦的小贩笑眯眯地看着他:“客官,两文。”

    听到这个“两文”,闻朝突然愣了。

    ……他身上没钱!

    修真界的通用货币是灵石,他储物空间里灵石有一大堆,可如果要铜板,那他一个籽儿也掏不出来。

    这可太尴尬了。

    这糖葫芦他都已经拿在手里,如果因为付不起两文钱再放回去,那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正在他进退两难之时,忽然从旁边伸来一只修长白皙的手,这只手指腹有着常年握剑留下的薄茧,此刻他掌心托着一颗碎银,问道:“够吗?”

    “这这这,这太多了,”小贩连连摆手,“客官你稍等,我找给你。”

    “不用找了,”晏临把碎银放下,轻轻揽住闻朝的肩膀,“走吧。”

    闻朝茫然地被他带走,听到小贩在身后喊:“多谢客官!”

    闻朝被晏临揽着,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糖葫芦,酥脆的糖片在齿间碎开。他一边吃一边含混道:“师尊不是说在酒楼前面汇合吗?”

    “为师等你半天也不见你来,只好过来寻你,”晏临瞧他一眼,“我若不来,你要怎么收场?再把这东西给人放回去?”

    闻朝回想起那尴尬的一幕还觉得脸红,咳嗽两声:“就别嘲笑弟子了。对了,师尊身上怎么会有银钱?”

    晏临:“你小师叔常来凡间买话本,身上备着银钱,我想我们可能会用到,所以昨夜趁你睡着,我回到扶云派找他借的。”

    “还是师尊考虑周全,”闻朝发自身心地夸奖道,将自己手里的糖葫芦递到对方面前,“尝一口吧,难得来一趟人间。”

    晏临稍加犹豫,还是很给面子地叼走了一颗山楂。

    正值中秋佳节,人间一派热闹祥和,入夜之后,愈发人声鼎沸起来,大大小小的花灯挂满了大街小巷。灯光打在闻朝身上,将他雪白的发丝也映成暖色,像冰糖葫芦上的糖衣一样,散发出柔和诱人的光泽。

    他很有兴致地问:“甜吗?”

    晏临微笑起来:“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