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 第87章 第 87 章

第87章 第 87 章

 热门推荐:
    正值中秋之夜,国都之中宵禁解除,大街小巷皆是人声鼎沸,一派大国盛世之景。

    修真界刚刚经历过一场浩劫,人间寻常百姓倒未受到太大干扰,虽然人间灵气也有逸散,但普通人是感觉不到的。

    顶多是牲畜会比较敏感,可正值佳节,也无人在意。

    师徒两人混迹在人群中,共同分享完那串冰糖葫芦,晏临伸手,轻轻为对方擦去粘到嘴角的糖渣:“我已数百年未曾来过人间了,没想到今日初至,就碰到这般热闹佳节。”

    身边人来人往,街巷之中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路边随处可见贩卖小食、甜点的摊子,两人十指相扣,生怕被人群冲散了,闻朝道:“师尊上次来,也是这般繁华景象吗?”

    晏临摇头:“几百年过去,人间早已改朝换代,上次我来时还是民不聊生、妖邪横行之景,而今倒是盛世太平其实人间的情况如何,从每次扶云派门派海选就能亏见一二,若来参加海选的弟子人数激增,就说明人间正值战乱,为了逃避艰苦的生计来求仙问道,也是一种选择。”

    两人边走边聊,也不知随着人群走到了哪里,前方忽然传来鼓乐之声,有人拖长了音调,高声喊道:“兔儿仙借道去病消灾招财纳福”

    人群顿时一阵兴奋:“兔儿仙?兔儿仙来了!快把面具戴上!”

    闻朝茫然地看着身边的人纷纷掏出面具戴在脸上,一时间只剩下他们两个没戴面具,显得格格不入。

    正在这时,身边出现了一个卖面具的小贩,小贩挑着一个木架子,上面挂满了琳琅满目的面具,他凑到闻朝身边,小声道:“客官,需要面具吗?”

    闻朝并不想太过引人注目,顺手从架子上取下一个,低声问:“这是什么习俗?中秋祭兔儿仙,还要戴面具?”

    “客官是外地人吧?”小贩笑着说,“客官有所不知,我们说的兔儿仙可不是普通的兔儿仙,这两年连年大灾,都是兔儿仙为我们化解的。去年秋天闹了一场大霜,眼看着就要颗粒无收,兔儿仙一出手,就将死去的作物救活了。今年开春又闹瘟疫,这城中半数的人都病倒了,兔儿仙一出手,染病的人又全都恢复了健康。”

    “这兔儿仙呢,出现时脸上必戴一张兔耳面具,没人见过他的真容。人们都说这是天上玉兔下凡,所以中秋祭月之时模仿兔儿仙的样子,戴上面具,就能被兔儿仙看到,被他降下福祉。”

    小贩说着,从架子上取下一个兔耳面具:“就差不多是这种,客官,买一个吗?”

    闻朝听他说完,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奇怪,他鬼使神差地没接小贩递来的兔耳面具,转而拿了一个羽毛面具,想给晏临也买一个,回头问他:“师尊要什么……”

    他话音未落,身后传来更加清晰的鼓乐之声,一队头戴兔耳面具、作兔儿仙使者打扮的人正从街道上经过,四人抬着一个无比精美的大型兔子花灯,另外四人奏乐起舞,边走边抛撒花瓣,整条街都是桂花的香味。

    人群向他们涌去,仿佛离他们更近一点,就能沾到更多的福祉。

    闻朝他们一下子被拥挤的人群冲散了,他踉跄一步,勉强站稳身形,再一回头,已找不到晏临的身影,连那个卖面具的小贩也看不到了。

    ……糟了。

    此处人群这么密集,他们之前为了不暴露身份还隐去了气息,一旦走散,怕是短时间内再难找到对方。

    在许多道视线的注视之下,闻朝连忙把面具扣在脸上为了避免旁人猜疑,他还是入乡随俗的好。

    鼓乐之声渐渐远去,兴奋的人群也平复下来,闻朝艰难地在人流之中寻找,可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戴着面具的人,怎么也找不到师尊。

    他们改换了装束之后,看上去就是普通人,大家又都戴着面具,谁和谁也没有什么差别,想在这样的茫茫人海中找到师尊,未免有些困难。

    他来凡间一趟,和尚没找到,反而把师尊弄丢了。

    闻朝越想越心急,他快速在人群之中穿梭,试图寻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以晏临的身高,即便陷在人群当中,也应当是鹤立鸡群的那一个。

    他顺着所有可能的身影一一看过去,最终视线定格在一个人身上。

    这人正站在离他二十步远的地方,脸上戴着一个狐狸面具,他就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站着,似在等待什么。

    就在看到他的一瞬间,闻朝心里产生了某种莫名的笃定,确信这就是他要找的人。

    即便人头攒动,连他身上的装束也看不清,连他的气息也感觉不到,面具掩去了他的面容,可他依然觉得,这就是师尊。

    是那个与他相伴了几百年,共同经历过种种光怪陆离,共同在一间密室里双修过,也将继续相伴一生的人。

    他的视线落在那个人身上,便再也移不开了,其他人自动被他忽略成背景,一切喧嚣自他耳边远去,仿佛天地之间,只剩彼此。

    他朝那个人走去,越走越快,越走越快,直到伸手就能触到对方的衣袖,一头撞进他怀中。

    他紧紧搂住那人的腰,听到对方轻轻叹气,伸手将狐狸面具推上去,露出熟悉的面容:“这么主动投怀送抱,你就不怕认错人?”

    “弟子才不会认错,”闻朝合上眼,感受着对方胸腔的震动,“不过,师尊突然消失,真是害我好找。”

    “刚刚不小心被冲散了,”晏临取掉徒弟脸上的羽毛面具,觉得一切装饰都配不上他徒弟这张脸,还是这般干净的样子最好看,“你也没买兔耳的吗?”

    “我感觉他们口中的兔儿仙说不上来的奇怪,就买了别的。”闻朝突然“啊”一声,反应过来什么,“我好像没付钱。”

    “为师已经替你付了,”晏临再度叹气,“我若也没带银钱,今天我二人非得被追着讨债不可。”

    闻朝怪不好意思的,忙揭过这个话题,他挣开对方的怀抱,往后退上两步,却撞到了什么人。

    “呀!”被他撞到的小女孩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被晏临一把拽住才稳住身形,她抬头看向面前的两个哥哥,顿时被这惊为天人的容貌晃得一愣神。

    她有些脸红地低下头去,向他们举起手里的东西:“哥哥,买个花灯吧!哥哥长得这么好看,自然要最漂亮的花灯才能相配!”

    闻朝回过身,心说这女孩年纪不大,嘴倒挺甜,他视线落在花灯上,冲对方笑起来:“好啊,那你给我一个。”

    他这么一笑,女孩顿时脸更红了,忙给他挑了一个扎得最好看的,伸手在花灯底下一拧,灯盏便徐徐亮起,她红着脸把花灯递给对方:“这个……这个可以一直亮到明天早上!”

    闻朝揉了揉女孩的头发:“多谢你了。”

    晏临用碎银替自己徒弟付了钱,依然没让对方找零,女孩捧着那颗碎银,高兴得手舞足蹈,边喊边向远处跑去:“娘亲娘亲!花灯卖出去啦,我们有钱啦!”

    闻朝看着女孩远去的方向,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这么小的孩子就要出来卖花灯维持生计,即便是在一国之都,也依然有艰难求生的百姓。

    晏临像是看出他的心思,轻轻揽住他的肩膀:“走吧。仙道也好,俗世也罢,都是自己选择的路,既然选择了,无论如何都要走下去,修仙或是修魔,卖花灯还是卖面具,都没有什么不同。”

    闻朝点点头,提着花灯就要继续走,忽听到刚才那道稚嫩的声音重新响起,小女孩风风火火地朝他们跑来:“哥哥!哥哥!请等一下!”

    两人停下脚步,小女孩跑到他们跟前,跑得脸颊通红,气喘吁吁地举起一个油纸包:“娘亲……娘亲说哥哥给的钱太多了,所以让我……让我给哥哥送几个月团,是娘亲亲自做的,很好吃,哥哥一定要收下!”

    闻朝一愣,他对人间的物价没有什么概念,也没留意师尊刚刚给了多少碎银,但小女孩满脸希冀,他还是没好意思拒绝,将那油纸包接过:“多谢你了。”

    女孩笑得眉眼弯弯,一边后退一边冲他摆手:“是我该谢谢哥哥才是祝两位哥哥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说完,转身便消失在了人群里。

    这突如其来的祝福让闻朝怔愣了好一会儿:“现在的孩子懂的这么多吗……她怎么知道我们是那种关系?”

    “任谁都能看出来吧,”晏临重新把狐狸面具扣在脸上,“走了。”

    “偕老”倒是不能,不过这仙途大道,远比“偕老”漫长得多。

    闻朝打开那个油纸包,里面包着几个小巧可爱的月团,也就是现代社会的月饼,他分给师尊一个,自己咬开一个,尝到满嘴桂花香味,这桂花似被蜂蜜腌渍透了,甜滋滋的,让人唇齿生香。

    晏临极少吃东西,品尝这一个月团,也像品茶一般斯文,待他把嘴里的食物全部咽下,才重新开口:“今天不早了,我们先找客栈住下,等明天天亮再继续找人。”

    闻朝自然没有异议,他捧着月团吃得正带劲,晏临看了他说:“不如再叫两个小菜,点两壶好酒,让你吃个尽兴,你看可好?”

    “好啊。”闻朝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穿书至今还只吃过一只烤兔子,当时立下豪言壮志要吃便修真界的愿望根本没能实现,此来人间,总算有了机会。

    他兴冲冲道:“师尊也一起。”

    晏临眼神幽深起来:“那倒也……不必,你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