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 第88章 第 88 章

第88章 第 88 章

 热门推荐:
    闻朝没能及时理解师尊话里的含义,他吃完了那几个甜滋滋的月团,拍掉手上的点心屑,和晏临一起进了最近的一家客栈。

    正值中秋,客栈中也人满为患,只剩下一间客房了,晏临先让店家开好房,又在大堂寻了一处比较角落里的空座,坐下来给徒弟点菜。

    小二热情地问:“客官来壶酒吗?小店新上的,中秋特供桂花酒,尝过的客人们都赞不绝口。”

    晏临想了想:“好,那就再来壶酒。”

    “得嘞!客官您稍坐,酒菜马上就来!”

    等待上菜的时间里,闻朝托着下巴向周围打量,客栈中形形色色的人,是在修真界绝对见不到的。

    花灯和面具都被晏临收进了储物空间里,闻朝看着旁边的人,他便看着闻朝,仿佛这满客栈的人一个也不能入他的眼,身边纷扰都与他无关,他安静地坐在那里,便是不容亵渎的仙人之姿。

    客栈为了活跃气氛,还请了个说书先生来说书,此刻他喝了二两酒,面色微红,正说到兴头上,整个人从原地站起来,踩着长凳,绘声绘色道:“且说那兔仙那日月华如练,星辰高悬,兔仙飘然而至,不过稚子之年少年貌,却是白璧无瑕仙人姿。挥手之间,万物苏生,寒霜消融……”

    “客官,您的酒菜,”

    闻朝被迫从说书先生身上收回目光,他拽住正要离去的店小二,低声道:“冒昧问一句,你们说的兔儿仙,到底是什么人?”

    “客官是初来京城吧?”小二回过身,“您要问兔仙,那可真是问对人了,我们一客栈的人都是被兔仙所救,才能捡回一命,所以掌柜的今日找这说书先生来说兔仙,兔仙大恩大德,我们没齿难忘。”

    闻朝试探道:“我刚听说书先生说,兔仙是个少年?”

    小二点头:“兔仙虽为少年,却手段通天,今年春天,这京城中闹了一场瘟疫,半座城的人都病倒了,我们客栈也不得不关门歇业,当时我和掌柜的都不幸染疾,可城中感染的人数太多,医馆人满为患,想治都没地方去治,眼看着我们一客栈的人都要命赴黄泉,就在这个时候,兔仙突然从天而降,他一挥手您猜怎么着,我们的病,立马全好了!”

    闻朝皱眉。

    不知是对方说得夸张,还是事实如此,在转瞬之间治好一座城中所有被瘟疫感染的人,即便是用仙法也难以做到。

    而且,瘟疫这种东西是人间注定会经历的天灾,强行用法术治好染病的人,这属于逆天`行道,会遭到天谴。

    正常的修真者,根本不可能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救一些凡人。

    晏临指尖在酒盅的杯口处轻敲,他看向满脸激动的店小二:“你是说,你见到他了?”

    “见到了!呃不过……当时我正重病,烧得迷迷糊糊的,只看见面前好像有个人,他戴着一张面具,遮住了半张脸,好像……好像还跟我说话来着。”

    “他跟你说什么?”

    小二尴尬挠头:“不记得了,生病时的记忆都记不太清了,只知道自己睡了一觉,一觉醒来,病就全好了。”

    晏临沉思片刻:“他为你治病时,你就睡着了?有没有其他感觉?”

    小二眉头紧锁,似在努力思考:“客官您这么一问,我倒是又记起一些,兔仙好像问了我一个问题,但我忘了是什么问题,只记得自己答应了,然后眼前就闪过一道光,身上感觉被抽走了什么似的,变得轻飘飘的,后来我就睡着了,等再醒来,我的病已经完全痊愈。”

    “被抽走了什么,”晏临冲他一抬下巴,“把你的手给我看看。”

    小二有些惊讶,他忙用搭在肩膀上的毛巾擦干净自己的手,伸到对方面前:“客官,您这是……”

    晏临往他掌心瞄了一眼,神色突然一凝。

    “客官,您还会看手相?”小二既惊讶又惊喜,“我突然发现,您好像也有仙人之姿,二位这么好奇兔仙,该不会……二位也是从那传说中的仙界而来?”

    晏临轻咳一声,收回视线:“没什么,在下只是学过皮毛,略懂一二,见阁下面色红润,乃富贵之相,又见手相果然不假,阁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假以时日,必能财运亨通、儿孙满堂。”

    小二被他夸得怪不好意思的,红着脸说:“借……借您吉言。”

    “好了,你去吧。”

    “得嘞!您慢用!”

    晏临打发走了店小二,一抬头,正对上自己徒弟略显古怪的眼神,又咳嗽一声:“怎么这么看着我。”

    闻朝用只有彼此能听到的声音说:“不知道的还以为师尊是什么靠算命摸骨为生的神棍呢,堂堂青崖仙尊,居然沦落到给人看手相?”

    “我只是想验证我的猜测,”晏临叹气,他端起酒盅,借喝酒的动作掩去自己的口型,“他被抽走了一年的寿命。”

    闻朝顿时震惊,忍不住脱口而出:“什么?!”

    晏临冲他比了个禁声的动作,忽然闭上眼,将神识铺展开,不多不少,刚好铺满方圆十里。

    随即他又道:“果然。城中半数以上的人都被抽走了一年寿命,和染病的人数相等治好他们的,根本不是仙术,而是妖法。”

    闻朝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客栈里的说书先生还在说,说到慷慨激昂处,客人们一片喝彩,每个人脸上都是崇拜感激之色,“兔仙救世”的形象已深入人心。

    “而且,这些人是被自愿抽走寿命的,”晏临在嘈杂中续上话音,“我想,小二说兔仙问了他一个问题,那个问题应该是‘我可以治好你,但需要你付出一年寿命作为代价,你愿不愿意’。”

    闻朝:“他们都快病死了,区区一年寿命算什么代价,如果不答应,可能会直接在瘟疫中死去,未来几十年的寿命都没了。相比之下,一年寿命换得健康,简直是只赚不赔的买卖。”

    “是这个理,”晏临点头,“所以,兔仙笃定他们会答应。这样一来,兔仙就可以对他们施展妖法,小二说‘像被抽走了什么’,就是被抽走寿命,同时抽走了他们身上的疫源。”

    “那这兔仙到底是在行善还是在作恶?”闻朝紧紧地皱起眉头,“如若他不救,会有成千上万的人在瘟疫中死去,可他救了,这些活下来的人又全部被抽走了一年的寿命,他将抽走的寿命化为己用,必定可以妖力大涨,看上去是在救人,其实还是为了自己修炼。”

    “我倒不这么认为,”晏临手指轻轻敲击着酒盅,“如果他当真为了自己修炼,大可不必这么麻烦,他只需直接抽走那些染病之人余下的阳寿就够了,其他人只会觉得他们是因病而死,根本不会怀疑,那样兔仙所能获得的阳寿反而更多一些。”

    “一人抽走一年,实在有些不够看,更何况施展妖法抽走疫源,并不能让疫源凭空消失,只能先转移到自己身上,再进行化解。依我看,他抽走的这些寿命,也就刚刚够他化解掉这成千上万的疫源,甚至还有亏损。”

    “那他到底为什么……”闻朝更加不理解了,“难道他真的是在济世救人?他不过一只妖……”

    “你已经猜到他是谁了吧?”晏临与他对上视线,“那卖面具的小贩说,兔仙在去年秋天就出现了,刚好是你最后一次见到他之后,风枢也说,兔妖留在扶云派的分`身已经消失,想必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才不得不将全部分`身收回。”

    闻朝沉默。

    这样说来,那所谓的兔仙当真是兔妖阿白。

    不论是容貌、妖力,还是出没时间,都能够对得上。

    “为什么,”他问,“难道他真想改邪归正?”

    “谁知道呢,”晏临抿一口酒,薄唇抿出的弧度是近乎锋利的,“但即便他真的救了这么多人,等他出现时,我依然要杀。”

    闻朝没再说什么,只给自己也斟满酒他已隐约能猜出那兔妖的动机了。

    客栈之中热闹依旧,师徒两个却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闻朝不停地喝着酒,菜都没吃两口。

    在他连续饮下第八杯酒之后,晏临终于忍不住,伸手按住了他的胳膊:“你这样容易喝醉。”

    “修仙修魔之人还能喝醉?没听说过。”闻朝想要去拿酒壶,可被按住的手腕怎么都抬不起来,“师尊,放开。”

    “为师没有用力,”晏临神色复杂,“你已经醉了。”

    “弟子才没有……嗝。”闻朝突然一个酒嗝,把自己都给打蒙了,忙捂住嘴,“桂花酒也能醉?”

    “别再喝了,”晏临拿走酒壶,发现里面只剩一个底,“你喝太多了,快点吃,吃完我们上去休息。”

    “不……不想吃了。”闻朝本来没觉得,被他一说醉,就好像真的醉了,他眼前开始出现重影,筷子也拿不稳。

    晏临直接将他从座位上扶起来:“我们上楼。”

    闻朝还想挣扎,奈何浑身失了力气一般,他眼尾通红,眼神迷离,一副被人骗走都不会反抗的模样。

    “……不能喝就不要喝那么多。”晏临无奈,连拖带抱地把不听话的徒弟哄上楼,刚进房间要帮他整理床铺,谁料才撒手了一小会儿,就听窗户那边传来“砰”一声响,再回头,就见屋子里人不见了,窗户大开着,呼呼地往里灌冷风。

    晏临心头一惊,还以为某人喝醉分不清门窗,从窗口跳下去了,往下看却没找到人,反倒是头顶传来声音:“师尊,我在这儿呢。”

    晏临抬头,就见他喝醉的徒弟正坐在房顶上冲他傻笑:“上来啊师尊,今日中秋,哪能不赏月?”